62y7u火熱言情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七十節 太宗本性-k3u90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
大兴宫宫门之外,有一条跑马巷,巷道的两旁都是些深宅大院,当先的第一户人家便是胡宁居住的宅院,当算得圣宠有加了。
只是这偌大的宅院之中,却是朴素异常,只有一个老管家带了三五个仆妇,显得空荡荡的,若是晚上走进去,还让人生出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正是胡宁日常居住之处。
云翔一走进这宅院之中,便打量着周围埋怨道:“宁儿,这好好的宅子,怎的如此荒凉?”
胡宁无奈苦笑道:“原本皇上还赐下了许多仆从,只是后来都说我这宅子闹鬼,便都跑完了,我也懒得去管,正好落得个清净。”
好妹子才不黑化 所謂神跡
“你这宅子闹鬼?”云翔愣道:“我怎的看不出来?”
胡宁道:“叔叔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母亲仍放不下心,总是会让他山中的鬼怪捎些衣食之物给我,被下人们撞到了几次,也就传扬开了。”
云翔恍然道:“原来如此,你母亲就是个操心的命,倒是怪不得你。”
胡宁道:“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我这宅子,平日里大家经过都是躲着走,比别处都要清净许多,前几日吕方叔叔和虎靳叔叔他们过来找我,还直夸我这里安逸呢。”
云翔奇道:“吕方和虎靳他们来找你了?却又是为何?”
胡宁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一则是来找我打探你的消息,二则是想通过我从朝廷这边讨要些死囚,当年你严令不许他们随意祸害无辜百姓,他们也一直谨记着,若是能从朝廷得来些死囚,自是最好不过了。”
圣道狂徒
云翔点头道:“这倒是功德一件,你还是要尽力帮一把才是。”
胡宁道:“正是,我已奏明了皇上,每年秋后会将许多死囚送于山中献祭山神,可保大唐国运昌盛,皇上已然下旨应允了。”
云翔笑着一拍胡宁的肩膀道:“还是你做事最为省心。”
胡宁又道:“云叔叔,如今寨中兄弟可都等着你回去重整旗鼓呢,你打算何时与他们相见?”
云翔想了想,答道:“再等等吧,如今我做的事,还是不便牵扯到太多人,待得大势已定,再见他们不迟。”
胡宁奇道:“云叔叔,你现在究竟在做什么?为何连我都卜算不到丝毫的结果?”
云翔叹道:“我正在安排一件关系三界的大事,结果到底会如何我也是毫无把握,你卜算不出来倒也正常。”
胡宁忙问道:“刚才你曾说,有要事让我办,不知到底是何事?”
云翔想了想,道:“这倒不急着说,我先问你,当今唐王对佛门有何看法?”
“佛门?”胡宁略一沉吟,摇头道:“不怎么样,叔叔又不是不知道,为了夺得皇位,皇上杀兄逼父,将皇家一门男丁屠戮殆尽,本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对于佛门那慈悲为怀的一套,自是不以为然。
神仙谱 谷溪
诱你成瘾,女人别太拽
前些日子,又有几个天下有名的高僧联名上书,说是想请他下什么罪己诏,惹得龙颜大怒,若非念及当年讨伐王世充之时那少林武僧出兵相助之情,只怕就要下旨灭僧毁寺了。”
听得李世民根本不信佛,云翔顿时皱起了眉头来,本以为唐僧取经之事不过是顺理成章,如今看来,只怕事情并不简单啊。
浮生夢壹場
想及此处,他忽然又想起了西游记中唐王游地府那一段,便又问道:“那对于鬼神之事,他可有畏惧?”
胡宁摇头道:“那更加不可能了。叔叔怕是还没见过唐王吧,若是亲眼见他一面,只怕就不会有此问了。
他自幼征战四方,杀人盈野,早已以杀入道,一柄螭虎剑也曾斩妖除魔,寻常鬼怪根本近身不得。
更遑论他属下那秦琼、尉迟恭、程知节几人,也是武艺高强、杀气冲天之辈,差一些的妖族大圣也未必斗得过他们,如今国祚加身,便是我接近他们也常有胆战心惊之感,又哪里会怕什么鬼神?恐怕便是真见了阎罗天子,他们也敢拔刀相向吧?”
“竟有此事?”云翔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么说来,仅凭地府那一顿吓唬,就想让唐王信佛,应该也是扯淡了。这样的人物,恐怕打入十八层地狱都未必会悔改吧。
头号猎物:隐婚老婆请配合 薄荷糖豆
那么,他为何又会安排唐僧西天取经呢?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会引得他的性格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呢?
这些还没发生的事情,他自然不得而知,不过,他却隐隐觉得,这些问题可能都已经变成了自己的问题。
如今因为他的参与,西天取经之事已是与他息息相关,而且,他已经大包大揽地将中土的安排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如果无法推动下去,首先伤害到的就是他自己的利益。
他当然清楚,唐僧能够取经成功,其实最重要的只有三个因素,第一,西天的支持,第二,天庭的支持,第三,大唐的支持,这三个要素,缺一不可。
短篇小说集奔 雨落
如今看来,无论西天与天庭都已不是问题,可唯一成了问题的,反倒是如何争取到唐王的支持了。
如果没有自己,他已无法想象西天是如何争取到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唐王的,不过,当这个问题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首先想到的就是眼前的胡宁。
不错,胡宁因为当年自己的点拨,如今正是最接近李世民的人,如果有他相助,此事定然会容易许多。
胡宁见云翔面色变幻不定,迟迟也不开口,便忍不住问道:“云叔叔,西天与咱们妖族历来不睦,如今唐王对佛门并无好感,难道不是好事一桩吗?”
云翔长出了一口气,摇头道:“不,眼下我已与西天结盟,正在谋划一件大事,这件事,首先便是要争得唐王的支持,你定要助我一臂之力。”
“与西天结盟?”胡宁顿时大吃一惊,道:“西天可是咱们双叉寨的死敌,叔叔又怎能与他们结盟?”
云翔略一沉吟,压低了声音道:“宁儿,你需得记住,世上任何盟约,不过都是相互利用,各取所需罢了。天庭、道门、东天、西天,哪个不是咱们妖族的敌人?若不采用连横合纵之法,咱们妖族一片散沙,又哪有破局的机会?”
豪门禁宠夜欢妻 在人间
胡宁听得这话,恍然道:“叔叔是说,如今帮助西天,是为了驱狼吞虎?”
云翔点头道:“不错,那几家里面,西天如今最弱,自然当扶弱锄强才是最好。”
胡宁眼中露出了深思之色,半晌后才道:“叔叔的谋划太深,侄儿虽然想通了一些,却还无法完全领会,不过,既然叔叔有命,侄儿也自当遵从了。”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促狭的笑意,接着道:“母亲总是说,叔叔与我虽无父子之名,却有父子之实,若是惹得叔叔生气,只怕母亲便第一个容不得我了。”
都市極品殺手
云翔闻言老脸一红,一巴掌排在了胡宁的头顶,佯怒道:“你这小子,竟敢拿你母亲说笑,当真是不知死活。不怕告诉你,前些日子,我才去压龙山探望了你母亲一趟,若是再去找她告状,她定然不会轻饶了你。”
“探望了母亲一趟?”胡宁笑道:“之前母亲传信过来,说是叔叔在压龙山中待了三年,你口中这一趟可着实时间不短啊。”
云翔顿时气结,冷笑道:“对了,宁儿,这些年不知你修为如何,不如咱们爷俩切磋一番吧?”
——————
胡宁脸色一变,忙讨饶道:“叔叔修为高深,我又哪敢献丑,宁儿知错了还不行吗?你也总不能让我明天鼻青脸肿地去宫中领受国师之位吧……”
话还没说完,却见云翔已是捏着拳头靠了过来,狞笑道:“放心,打人不打脸,这点分寸,我还能掌握得住。”说着,便已挥拳扑了上去。
总裁的绯闻妻 九月如歌
深夜里,原本寂静的宅院之内,顿时传来了一阵怪叫和笑闹之声,却使得胡府闹鬼的传闻更加广为流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