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f6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燼神紀 雲清雨止-第九百九十五章 女媧相伴-i43h5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
“那地脉龙心所在,却是不曾料错。”也不知多少指点过,那神州大地之上,此时看来便如一天繁星一般,处处闪亮。大阵既成,那神州大地的抵抗之力也随之不复存在,青叶落下的速度也自快了许多。
这一世界,既然能够被定住,那自然是位于雁回山的大阵阵心之力发挥了作用,说明之前推断其龙心所在位置为雁回山是正确的。其实也是这神州大地龙脉碎裂的太厉害,不然的话,以伏老的眼光,必然能够一眼看出其龙首,龙身,龙心之所在,哪须如此费心推算。
“嗡”终于,在一声轻鸣之后,那遮天的青叶,将这整个神州大地包裹其中,其青叶四边,亦自那渊深暗黑之处折展而下,随即,这青叶便向着中心收缩,包裹于其中的神州大地,在其伟力作用之下慢慢压缩,渐渐变成一个巨大的球体。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绿色的大球越来越小,最后飞到伏老眼前时,亦的如一枚龙眼一般大小。而随着那神州大地被收取,无边的黑暗也随之掩没过来,此时,那神州世界的地脉之力未消,混沌还被支撑在外,不曾淹没过来。
“那,那是什么。”忽然,在那无边的黑暗之中,灵儿发现了一个闪动的光点,不由好奇怪地指着问道。
“咦,奇怪,看那光点所在,应该便是那神州大地之前所在位置,既然这神州大地都被青叶收了起来,为何那光点能够独脱在外。”随着灵儿手指方向,独孤篪也看见了那光点所在,心下也是极为好奇。
“走,过去看看。”不知怎么的,这伏老看着那光点,心下不由猛地一跳。当先便向着那光点所在飞了过去。看到师傅动了,独孤篪等人也自连忙跟上。
后宫艳情 夏日红枫
众人修为都不低,那速度自然极快,不大功夫,便离那光点近了。等隐隐看到那光点所在的全貌时,众人不由心下猛然一震。
石殿,想不到那光点的所在,竟然是一座石殿。这石殿是从何而来?是那神州世界原有的事物么?若是如此,那它是如何脱出青叶的收取的?不对,这区区一座石殿,如何能够定于这渊深的黑暗之中?
此时的那神州世界已然被青叶收取,虽然其之前所在的星门座标还不曾因之湮没,却也变的极为紊乱,不然的话,伏老等人也不会以飞行的方式过来。可就在这紊乱的,不断变化的星门坐标时空中,此一石殿竟然能够镇定于兹,不用问,这石殿,必然是拥有着天地伟力的神物。
终于,大家落于石殿之前的台阶之上。石殿并不大,前后不过两丈,左右宽约五丈,高不过一丈余,其上并无匾额等物,九根不算粗的柱石上也没有任何雕刻。石殿四周向外沿伸出均约半丈的一个平台,其台其高亦约半丈,殿前方向,前有着九级台阶,此时大家就站在这台阶之上。
没有任何的威压,没有任何的力量感觉,这石殿看上去,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神殿。不过这一座看似普通的石殿,能够定立于这星门坐标紊乱的黑暗之中,就有些说不出的怪异了。
很自然地,独孤篪神识探出,想要透过那紧闭的石门探取其殿中的情况。
“咦,想不到,这石殿竟然能够遮挡神识探查。”一试过后,独孤篪不由大讶。
能够遮挡神识探查,倒也没什么稀奇,奇怪就奇怪在,这石殿没有任何力量波动。一般来说,要遮挡神识探知,必然要有对应的力量,对那探查力量进行对消,而在这个过程中,至少应该有些能力波动才对的。

“师傅,师傅似乎有些不对。”就在独孤篪想要再加强力量,重新探查时,那识海之中,,灵儿的声音传递过来。独孤篪不由得抬起头来,向着师傅看去,果然,伏老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
独孤篪此时正站在伏老一侧,只看到他的侧脸,看他那神色,竟然有一种久游在外的游子那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师傅,你认得此殿?”旁边灵璇小心翼地轻声问道。
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那伏老终于自那种状态之中脱离出来。“这石殿,为师也是第一次见到,只是不知怎么的,就好象,就好象看到久违的故乡一般。”
“看到久违的故乡?”听到伏老的这一个解释,大家不由得愣住了。师傅的故乡不是那神州世界么,之前见到那神州世界之时,也不见他有这神色?
“师傅,你莫不是将神识探入神殿之中,看到了什么吧?”灵儿又问。
“没有,这神殿有隔绝神识之功,为师的神识也探不入去。”伏老摇了摇头。
黑帝1001夜盛宠:鲜妻,有孕
这让大家更加惊奇,既然不是神识探查进去,自然不会是因为见到了那殿中的一些事物,引动了师傅心中这一番感触,可这一番感触的起因又是从何而来?
軍旗下的誓言 三大隊的皮鞋
鼎明 戍边铭东
“想这么多?进去看一看,也许就会找到答案。”小龙是个行动派,自不愿意如大家一般胡乱猜测,一个箭步,便越众而出,走到殿门前抬手便推。
魘紀
“咦,竟然纹丝不动。”一推不开,小龙不由奇怪,按照他的力量,这看似普通的殿门,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你个冒失鬼。”小龙的动作着实吓了大家一跳,徐芷若急急上前,一把将小龙拉了回来,点着他的脑袋训斥道。
絕世高手在都市
不但是她,这一次,便是连独孤篪也怒瞪了小龙一眼。说来,这小龙实在是冒失了,想这石殿出现于此,实在是诡异难明,如此不小心,若是其中有机关陷井的话,到时候死都不知是怎么死的。
就在大家训斥小龙的当儿,那伏老却象是失了魂一般,缓缓抬步向着那殿门走去,抬手便推。
“师傅,小心。”这边,独孤篪刚喊出声,那里殿门便吱呀一声,应手而开。
“咦,师傅并不曾动用法力,就这么轻轻一推,便将殿门推开了?”就在大家奇怪之时,那伏老已然抬步入殿。
奴家是頭牌 梨伊壹
怕着师傅有什么不测,大家也连忙随在他身后跃入殿中。
亮,想不到这石殿之中竟然亮如白昼一般。站定身形,独孤篪等人抬眼仔细观察这殿中一切。并没有什么空间力量加持,这殿中的空间,一如外面看到的那般大小,而这殿中也没有太多的事物,不过是靠墙壁上一座石像,再就是那四面墙壁上绘制着数幅壁画,除此之外更无他物。
石像,当独孤篪看到那尊石像时,神色不由的一愣,人身蛇尾,这人,这人竟然是与从前在那星战之地中所见的女娲像一般无二,所不同的是,这一幅石像,雕刻手法实在粗糙,比不得之前见过的那一尊细致传神。
呆呆地,伏老看着那尊神像不由得出了神。
“好像,真是好像。”
陌若安生 羽果果
银鼎记
听着那伏老口中发出无意识的喃喃之音,独孤篪不由得再看了那石像一眼,心中暗自腹诽,‘这哪里象了,若是那雕工再粗糙一些,怕是男女都快分不清了。’
不说这独孤篪等小一辈人物心里有什么想法,正在此时,只见那女娲石像头顶之上,一道紫色光晕缓缓洇开,如水波一般向着四周扩散开来,不一时便将整个大殿充斥。
随着这一道光晕将这大殿充斥,众人眼前的景象忽地一变。
此时,这里哪里还有大殿的影子,众人立身之处,竟然是一处绝美之地,一片宽阔的平湖,湖面之上莲叶田田,岸边一株株垂柳,树条如绿丝一般垂下,一些近湖的垂柳,那柳枝都垂到了湖面之上。湖的对面是一峦峦秀峰,其上古木参天,翠峦叠障,时不时便有一只只仙禽自那山峦间飞过。
而在这湖山岸边,最大的一株柳树之下,一位白衣女子临水而立,湖面微风轻荡,吹得这女子裙裾微扬,更衬得其飘飘若仙。
“这,”以独孤篪等人的神识,自然能够感受出,眼前的这一切绝对不是幻境,不由得心下惊奇至极。
就在这当儿,那树下站立的女子檀口轻启:“你来了么?”那声音如九天仙音,说不出的好听。
“是。”作出回答的是伏老,他这一说话,倒是将那独孤篪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师傅,你这是?”忽然看到自己的师傅竟然变了。此时的伏老,竟然变成了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模样,一身青衣,玉面剑眉。
那伏老更不理一众小辈,目光只是望向那女子,双眼深处,隐显出一种莫名的情愫,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就象是当年独孤篪重生之时,第一次与灵儿分离,那灵儿眼中所流露出的神情。
“看来师傅他老人家,对女娲前辈有着一段痴心。”不约面同的,独孤篪等人心中,生出了同样的想法。面前这个女子,正如那在星战之地中见到的女娲雕像一般,大家那里还想不到她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