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e2精彩都市小說 明末黑太子 txt-第880章:一字不差閲讀-83vqq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陈名夏的认罪态度与彭宾类似,只是稍逊于“脸上写着求饶二字”的阮大铖,故而审讯时间耗费很短。
再说陈泰来也没必要跟愿意配合自己的人多说甚子废话,同为陈姓,出了这么一个败类就已然够丢人的了。
至于魏学濂与龚鼎孳这两位认识还不算太到位的嫌犯,该走的既定流程还得走一遍,这算是得到了二人的口供。
这俩为也不是没想过要跟吴应箕、杨维斗等人坚持到底,可无奈自己与对方的身份不同,人家顶着忠良的头衔。
阮大铖那根墙头草说的也无不道理,个人情况不同,岂能一概而论?
之前彭宾与陈名夏就已然明确表态要认罪,这就等于向皇帝投降了。
自己再坚持己见的话,那不就等于将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么?
这两个狡黠之獠在关键时间躲开了落下来的闸刀,结果闸刀径直落到自己脖子上了?
厮打归厮打,魏学濂与龚鼎孳都不想轻易去死,连挖矿也不愿尝试。
哪怕留在江南苟且偷生,也比去挖矿要好得多,那活计是士子能干的么?
阮大铖之前劝导二人的意思就很明确,那就是想活命,就必须认罪。
收了商贾的好处,还接受了投献,再为了偷逃税款的商贾来对抗朝廷,反对皇帝……
这种行径已经与潜伏在大明各地的东虏细作所作所为别无二致了,就差宣誓效忠皇太鸡了。
自己干过的这些事情,足以让自己得到被磔示的下场!
经过数番深思熟虑,已经因为长时间失眠而头疼不已的魏学濂与龚鼎孳,最终也是红着眼睛认罪了。
希望朝廷念及自己涉世不深、交友不慎,加之被奸商所蒙蔽,可以从轻发落,往后定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侯方域,你在前岁试卷策论中曾写道‘人主笃信己智,偶尔得之便喜于泛用。若或败或失之,遂多疑而抛责。如此往复,海内焉有真心归附者哉?’本官不知此为何解啊?”
乡试时侯方域就言辞激烈地抨击过崇祯皇帝,后来考官鉴于其在其他试题上的回答还算不错,便网开一面。
但这并不意味着此事不会节外生枝,陈泰来就要重提旧事,特意问一问,以查探侯方域对陛下的态度究竟如何。
“在下当时只是一时文思泉涌,因身体不适而未估计实际情况,遂才如此落笔。”
侯方域听到主审居然提起这件事,心里也有些害怕,现在父亲被自己拖累而被下狱,自己再一意孤行,只怕父子二人都要被问斩了,姑且先找个托词搪塞一下再说。
“本朝祖制规定,生员不得妄议陛下,莫非你忘了?”
“在下当时头脑犯晕,有些糊涂,还望总宪见谅。”
“皇城之外滋事者众多,而你参与其中,进而被捕,又如何解释啊?”
“参与者言及朝廷欲加征税费,在下好奇,只是看热闹,仅此而已!”
对方咄咄逼人,侯方域也只能暂时忍让,此时选择针锋相对,便委实不智了。
若上来就与左都御史分庭抗礼、唇枪舌战的话,只怕最后不会有甚子好下场了。
“看热闹?哼哼!之前士子联名上书,要求朝廷减少商税,上面有你签名吧?”
“在下只是从众为之,如此非在下所愿!”
“莫非有人刻意威逼于你?”
“当时众多士子均已签名,在下若是不签,恐被鄙夷唾骂,仅为虚名,着实得不偿失!”
“为自身名声,而大肆攻击朝廷,可是生员所为啊?”
“……在下当时并非看过全文,只是听了旁人所言,才如此这般!”
“旁人?是何人啊?”
“时间许久,在下记不清了!”
悍妻來襲:BOSS非情勿擾 紫童
“许久?关乎攻击朝廷,事件如此重要,时间距今仅有不足十日,你却记不清了?”
“在下脑子愚钝,加之眼界狭窄,这才犯次错误!”
侯方域是不愿意轻易咬出别人的,否则真会像阮大铖一样声名狼藉的。
能自己承担,便自己承担,自己担不了的责任,便尽量找理由推脱干净。
“你可收过商贾所送银两?”
“不曾收过!”
“那你平素风花雪月所需银两又从何而来?”
“回总宪,一来在下并不常有此事,二来亦靠朋友解囊相助。”
“朋友?哪些朋友?报上名来!”
“杨友龙!”
“哦?此人为你解囊几何啊?”
“不下百两!”
“此人花销如此之多,银两又从何而来啊?”
“呃……在下委实不知!”
“来人,提审杨友龙!”
“是!”
勝負遊戲
侯方域是要犯,关于侯方域的履历,陈泰来自然是仔细看过多遍,由于此番厂卫也抓获了杨友龙,这才能够在眼下派上用场。
“杨友龙,侯方域适才说你曾替其支应颇多,可有此事?”
“回总宪,倒是有过!”
“总额几何啊?”
“约百两!”
“哦?所花银两来源如何啊?”
“回总宪,在下家底还算殷实!”
杨友龙家里不同于侯方域,至少在本地还算是大家大户,比不上豪门,也算是足以养尊处优了。
更何况在士林之中,情况与侯方域相似的士子也不少,只要自己出手阔绰,总是可以交到朋友的。
侯方域的爹可是东林骨干,这也是杨友龙看中的地方。万一自家有个马高镫短的时候,侯方域欠自己的人情就能还上了。
“你家之情况,本官此前也有所了解。若刨去接受投献一部,则年入仅为数百两而已,能拿出百两银子供你与侯方域在去花船上游玩?遑论总额远超于此吧?本官问过船主,若是秦淮河畔出名之姬,每次相见,耗费便不下数十两。照此推算,百两只能见两三面而已,莫非你二人就去过花船两三次而已?”
“回总宪,江南士林与在家中情况相似之人比比皆是,首辅大人便是其中之一,在下并非刻意扯上首辅做口实,仅为陈述实情。至于那花船,李姓名姬与侯方域一见钟情,遂免了见面的大半银子,一次花销并非寻常那般巨大,不足十两。”
陈泰来能问起这件事,可见对方是有备而来。
杨友龙对此在狱中时便想好了对策,不光是自己的部分,还有诸多好友的部分。
自己先保证不说漏,若是被好友咬出,则要尽量弥补上缺口,方可化险为夷。
关于接受投献一事,由于根本无法掩盖,自己否认的话,万一都察院威逼利诱投献者,自己便更为被动了。
与其那样,莫不如直接承认,既然首辅家里都是如此情况,陈泰来总不能在审案时避重就轻吧?
至于侯方域与李香君的事情,知情人也不少,杨友龙所言也是符合实际情况的,李香君并未收取自己多少银子。
再说陈泰来想提审李香君也不大可能了,因为这位女子已经被太子派来的厂卫给带到北都去了。
想来如此也好,万一李香君扛不住巨大压力而认罪了,抑或是自己与侯方域连累了人家,反而会觉得过意不去了。
“你可知接受旁人投献乃是偷逃税款之罪?”
“在下之前见周遭皆是如此,遂并非思虑太多。”
“你此前可接受过商贾所送之礼物?”
“倒是不曾有过,但赴过数次宴席!”
“你可知江南商贾偷逃税款之事?”
“不曾听说!”
“你又为何替商贾请愿?”
“只是觉得商贾所言有理!”
“商贾所言如何有理?”
“在下忘了!”
陈泰来问到最后也没问出个结果来,此人分明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故意在搪塞自己。
说在花船上花销不小,正主李香君在太子爷手里,此案也不好牵连与其,否则定会不了了之,找船主也只能佐证其中的部分而已。
提接受投献一事,此子还把首辅瞿式耜搬出来做挡箭牌,是否有用不得而知,但至少说明此子打算来个法不责众。
陛下的大致意思是处理掉少数冥顽不灵之辈,训诫警告剩下的大部分就行了,按照接受投献金额来量刑的话,恐怕得处理掉不少士子及其家眷了。
不得不说,杨友龙这招真是歪打正着,就正好卡在最佳位置上了。
想认的部分就认,不想认的部分,让你找不着相关证人去对峙……
这不是耍无赖么?
没错!
杨友龙就是打算这么干!
在没有外援施救的情况下,只有如此才能保全自己,可能的话还能救了侯方域。
好友把银子的事情给扛下了,令侯方域感激不已,否则兴许会出事。
这可是天大的人情,往后找机会定要还上才是。
尽管这厮对很多问题的得分很低,但终究不是得零分,距离李沾等人还有一定距离。
杨友龙也不提大义,也不说忠良,就是有一说一,说不上来的部分一概推诿掉。
其他士子若都像杨友龙这般圆滑,跟滚刀肉似的,陈泰来反而是不好处理了。
“侯方域,你若被陛下赦免,出去之后可会再替商贾请愿?”
“……在下并无私心,仅为主持公道!”
杨友龙闻言心里暗叫不妙,这问题可不应如此回答啊!
都快掉脑袋了,还主持个甚子公道啊?
神一样的能力
自己竭尽所能要力保你,你却一时糊涂……
侯方域说完似乎也感觉有点不对劲,有些后悔,言辞应该再委婉一些,不过话从口出,已然于事无补了。
“来人,笔墨伺候。侯方域,写下适才言及之词!”
“杨友龙,你又如何打算?”
“回总宪,在下往后定不会参与如此事宜!”
杨友龙看了一眼已经写完的侯方域,心说这才是妥贴的答案啊!
朝宗!
你算是落入对方的圈套里了!
侯方域也从杨友龙的严重看出了一丝关切与无奈之色,只是自己书写完毕,无从更改了。
“总宪,朝宗适才亦与在下所言之意一致,只是不知如何措辞,方才说出此番话,还望总宪允许更改!”
想到这里,杨友龙还想为好友争取一次机会,不管行不行,都要尝试一番。
“本官并未问你,你无须为其解释,在所述供词上签名按手印!”
侯方域之前的回答也不比杨友龙好多少,陈泰来正愁抓不住把柄呢,这还怎么可能允许侯方域更改供词?
改得更杨友龙类似,还如何量刑定罪?
呈给陛下看的话,说不定陛下还会误以为是自己念及侯恂的关系,在刻意包庇侯方域。
等吃过午饭,陈泰来等人再来审理那些“忠良”。
“杨维斗!你可曾收过商家所送之礼物?”
“只有人情世故,非是礼物也!敢问总宪收礼可算是人情世故?”
杨维斗已经做好了对付昏君派来的鹰犬的准备,凡是对自己不利的问题,一概不会直接承认。
“人情世故?说得好啊!现在是本官在问你,无须由你反问!”
“哈哈哈哈……分明是总宪心虚,无可作答矣!你若是收礼,便是违法之举,必被严惩不贷。否则必定要与在下等同,将其视为人情世故。”
杨维斗认为决计不可过于被动,不然定会被对方所把持,甚至抓住把柄也说不定。
上来便要反客为主,以攻代守,方是上上之策。
“你倒是会狡辩抵赖,将收受礼物说成是人情世故,把自己所犯罪行推脱干净,莫非家中接受投献亦是人情世故?”
“正是如此,总宪英明!普天之下士子之家大多接受投献,乃是大明之风,在座诸位皆如此,焉能与罪行粘连?”
杨维斗就是不打算承认,将自己的所作所为与士林直接挂钩,让你无可奈何。
之前在斗嘴时被彭宾击败,让杨维斗愤懑不已,恨不得掐死彭宾这个狗贼。
但与彭宾斗嘴也不是没有半点收获,众人意识到用对付彭宾的法子可是对付不了都察院。
好在牢里众人可以集思广益,这才想出如此办法。
杨维斗也听取了朋友们的建议,收起了耿直的秉性,打算与昏君的鹰犬们斗智斗勇。
“投献你家之人可曾足额纳税?”
“若投献诸位麾下之人均足额纳税,投献在下之人亦会如此。反之,投献在下之人亦是效仿,仅此而已!”
“……”
陈泰来嘴上吃亏,可手上是可以反击的。
倒不是直接用拍案之物去砸这厮,可以给这厮的回答打零分!
龍小浪傳奇 白逝座
行!
都是姓杨之人,你居然比杨友龙那厮还无赖,在都察院的大堂上还公然玩这套把戏。
这等无赖便是大明忠良,那真是贻笑大方了!
“商贾偷逃税款之事你可知晓?”
“在下仅知朝廷巧立名目,盘剥百姓!”
“这便是你为商贾请愿之理由?”
“总宪明知故问!”
“彭宾在狱中说你自诩为忠良,如何忠,又如何良啊?”
“声讨东虏,必定是忠。为珉请愿,自然是良!”
“何以见得啊?”
“不忠之人何以声讨东虏?不良之人何以为珉请愿?”
“……”
居然敢跟自己玩起了文字游戏,就是在原地拉磨,陈泰来听罢真是不免有些生气。
無雙邪醫 黑式
“今商贾以罢市来威胁朝廷,你以为如何啊?”
“走投无路,迫于无奈!”
“你可知商贾偷逃税款,致使朝廷入不敷出?”
“在下仅知朝廷巧立名目,盘剥百姓!”
“……”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呢?
没错!
杨维斗适才就说过这番话,一字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