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8n78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狂暴逆襲 起點-第二六六二章 我要剁手閲讀-cduwa

狂暴逆襲
小說推薦狂暴逆襲
此时的小蓝,已经完全被林二狗的糖葫芦征服。
作为一套程序,千万年以来,早已拥有了自己自主的意识,生命和不图牛这种非人类非常接近和相似。
那么只要是生命,就会渴望交流,渴望情感,害怕孤独,恐惧抛弃。
所以,此时未知哥就成为了她心灵的一个依靠。
極品術士 戈塤
加上自己本身就是生命编织出来的,一直就在和天机族人类打交道。
对于人类的有关情绪啊情感啊情义啊三观啊等等,也多有了解。
由于她将自身定位成一个纯洁的女孩纸,所以吃货就成了她最大的一个特点和亮点。
至于说其他的,比如说不图牛动不动就有些跑偏的意思,不敲打捋拨就走邪了。
这种事情倒是不会在她身上出现。
跟定了未知哥,渐渐的就将自己融入了这个集体当中。
什么野蛮啊、卑微啊、肮脏啊等等对血肉生命的鄙弃,也就逐渐淡化了。
此时未知哥就是她的哥,未知不未知,了解下不就知了?
所以,很快小蓝就承认了自己乃是未知哥妹子这种关系。
“哥呀,金属门后面,本来禁区各大片区,是有着各种各样的消息机关的。
但是基本上都停止运转了。
禁区的总枢纽还完整,但是支撑整个禁区运转的能量块,都耗干了。
在没有得到命令之前,没有人给总枢纽更换能量块。
所以,哥你进去的话,不会有什么危险。
只是,小蓝也想跟着进去的,但是程序设定,我不能离开金属门禁区域。
所以,哥你给我十万根糖葫芦,我在这里甜蜜蜜着,你们进去夺宝吧!”
小蓝眉心闪烁,将禁区之中的分类区域图,传输到林二狗的灵脑之中。
林二狗二话不说,丢出一大堆的糖葫芦,大山一般磓在金属门前。
門 徒 牛筆
十万根,二十万跟也没有问题,就怕哥出来,你连五脏都吐出来。
林二狗看了看金属巨门下方,一个仅容一个小孩进出的破洞。
不图牛就跃跃欲试,想要进入。
“主人老大,前方说不定有危险,待本牛领着老婆前方探路,先行一步可行?”
林二狗知道他琢磨什么。
自打答应他建立一支星碟舰队之后,这家伙的官瘾立即就发作了。
恨不得此时就率领星碟舰队,纵横宇宙,抢男霸女,无恶不作。
“行吧,星碟区域位置图给你,你爱咋地咋地。
不过,碰上那些桀骜不驯的八点九级以上星脑,不服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实在不能收复的,吃掉为宜!”
不图牛立马哈喇子就下来了。
这尼玛,上去就问一下,不服的站出来。
估计八点仨九的,就不服老子。
暖愛奪情 松子糖
那就当场和亲亲老婆,合力镇压,和我的不图妞老婆,一人一个,两人四个,统统吞噬融合,说不定吃着吃着,一不留神就特么九级了呢是不是?
唉呀妈呀,前景如此光明,他就是服气,也得找他毛病,刺激丫的们不服。
至于八点俩九级的,吃了也没啥用处,在老子和老婆公母俩强大的武力面前,还不得一个个的俯首称臣,溜舔老子公母俩?
“放心主人老大,金家的星碟星脑,胆敢牙崩半个不字,叫他们分分钟化成食物。
老婆,随老公我征服整个宇宙吧!
啊!”
公母俩,直接化作一道流光,嗖地就冲进了门洞,进入禁区。
林二狗看了看林爱狗和夜深沉。
“你们俩就不要进去了吧?
就在这里给我守门如何?”
绽放的花季
林爱狗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反正他是真正的本土生灵,拥有识海,高武固然对他有用,但是星脑灵脑思想控制器,记忆存储器之类的,就很鸡肋了。
守门那是必须的,要不然白日天或者姬林老狗,杀一个回马枪,那就不好了。
至于夜深沉,她倒是也希望获得一些超级高武,武装一下自己。
特别是对八点九九九级的天机族铠甲,对于自己这具孱弱的肉身,还是有着巨大的作用的。
但是,主人留在这里守门,自己就必须跟着主人。
况且,自己的屁屁还肿着呢,需要一点时间消肿是吧?
“老大你自管进去,管他谁,敢过来抢夺好处,极度深寒不是吃素的!”
夜深沉也表示:
“大老大,奴婢的暗系神通,可也不是吃素的!”
林二狗相信,给这俩制造点机会,说不定有什么进展。
爱狗兄弟喜欢装,在这个情感问题上,不敢正视本心。
这对于赤子冰心的进化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你们就守门吧。
还是有些不放心林爱狗的安危,直接取出两粒暗能量骸弹来。
“万一有来者不善,你们不敌的话,就丢出去吧!
注意保护好自己。
陆……夜深沉,记得你的暗黑神通,一旦有事,就看你的空间能力了。
我爱狗兄弟要有个三长两短,你知道老子的脾气!”
夜深沉激动起来。
“大老大,既然你将主人交代给我保护,那谁要想对我主人不利,就要踩着奴婢的神躯过去,否则休想!”
哼!
林爱狗拇指推了一下鼻翼。
“老子需要你保护吗?
正经是有事,你朝老子身后躲,老子活着,轮不到女人说话!”
林二狗哈哈一笑,转身化作一道流光,冲进了金属门洞。
林二狗一走,小蓝不住口地吃着糖葫芦,眨巴着眼睛,看着林爱狗和夜深沉,有些不解他们之间的眼神。
“嗯啊吧唧,你们俩在干哈呢?
喂喂,那黑色的女人,你眼里怎么好像有钩子一般?
重生之人不為己 薛徐
好奇怪好怕人的样子!”
“嗯啊吧唧,那个青色的烧年,你眼神有些飘啊,还有些颤抖啊。
牛郎怎麽了?
是不是那黑色女人眼里的钩子,伤了你的眼神了?”
林爱狗狠狠瞪了小蓝一眼。
“吃你的糖葫芦吧,你一个非人类,倒是研究起来人类的感情来了?”
小蓝不服,歇了一下糖葫芦奶声叫道:
“我怎么就不能研究一下了?
我还正在研究一个课题,眼神的角度形状的变化,与情感的内在关联。
二位,请继续,小蓝需要继续观察和研究。”
情感……
夜深沉就觉得,自己的心脏在不争气的狂奔。
主人竟然说情感,按照主人那个能装的脾性,这是说秃噜嘴了。
但是也正是说秃噜嘴了,才显得这是他的本心。
至少说明,主人和我之间,是有一些情感纠葛的。
哎呀不好,我的屁屁又养了。
夜深沉就开始烟视媚行,不由得就扭动着挺翘的屁屁。
壹個打工仔的平凡壹生
林爱狗直接羞愤欲死。
藏在書包裏的玫瑰 孫雲曉
“你个贱婢,我要剁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