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zg3都市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笔趣-第249章讀書-2nbhx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灭有你的努力,或许我们也无法如此顺利的将人才济济的组织破坏殆尽。”
逆襲光武帝
“到头来你也终究还是森罗的很重要一员。”
“到头来你依然只是为那位大人所用的重要的亲人。”
“呵呵呵。”
“哈哈哈哈。”
“我。”爱丽丝说。
“我都做了些什么。”
“大家。”
“对不起。”
“现在道歉太晚了,她们不会知道真相。”
大武侠辅助系统 小楊刚
“离开这里吧,你已经无法在立足了。”
“还是说你打算继续扮演这个角色吗?”
‘那位大人说不定还会需要你陪伴在身边,仿佛人形一样只要呆在那里就足够了。’
“你说呢,是吧?”
“这次的结界比平常更厉害呢。”
“又是你们啊。”
“一次次的总司出现在我后面纠缠不休,你们是我的粉丝吗?”
‘没有办法谁让你每次用亚太空穴跑太快。’黑衣人说。
“也只有逃跑看上去属于神将级别。”
‘或许是那种蛊惑人心的能力?’
“该不会是贫穷时候,让人塞钱锻炼出来的口才?”
‘所谓人穷志不短?’
“穷苦的生活果然可以培养出别样的人生。”
“你的挖苦是不是太多了。”
‘我有收敛你知道啊?’
“喂喂。”
“你们是。”爱丽丝说。
“只是漆黑的亡灵。”
‘语气还是那么不爽。’“这次可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溜走了。”
‘活捉起来,给那老太婆献祭好了。’
‘你们别太得意忘形了。’神秘人说。
“看来今天务必要认真一些了。”
“花香的香气都被你们吹散了。”
‘很难缠啊你们。’
‘战斗对我们十分不利。’林潇说。
“果然连续战斗对我们消耗太严重了。”
‘怎么可以在这里输掉。’二妹说。
“趁现在。”林潇说。
“完全命中。”
“嗯。”幽香说;“很痛呢,只是无聊的杂鱼居然如此猖狂,”
‘我和你生气。’
“比幻想乡的时候还强,这个可恶的妖怪居然超越了自已的极限。”
“可恶。”
‘就算四个人一起上都收拾不了她?’二妹说。
“游戏到此为止。”
‘红魔战舰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了。’
“你说什么。”
‘剩余的事情不在我的任务,没做在这段时间被我杀死,你们不出,握先饶你们一名,再见了。’
“休想逃跑。”
‘那么期待下一次见面。’
‘谁才是有资格当领主,给我记住。’
‘真是让人愤怒,我会将她撕裂成碎片。’
“姐姐”
“赶快去红魔见,也许我们迟了。”
“她们情况如何。”
‘受到重击,昏迷了。’
‘混沌的灵压。’
“现在这里有难以想象的危险。”
‘爱丽丝也。’
‘果然是有人袭击了这里。’
“这么大规模的伤害。”
‘先将她们带去治疗。’
‘是的。’
‘也好。’雷米说。
“红魔见必须修复。”
‘这些麻烦事情,背后只有八云紫有办法了。’
‘那么拜托你们陈松林。’
‘那交给我们吧。’林潇说。
时间停滞了。
时永远停留在最后的位置。
随着生命毁灭拥有的时间也烟消云散。
人类的晟敏有先,人类拥有的时间短暂,然而,没有人希望遗憾跨越到终点,手中握着一把利刃。
而我无法阻止毁灭前进的脚步。
即便如此即便如此,我依然要维持女仆该有的理解。
我依然要站在这里不能够倒下。
代替大家,守护在这里。
我不可以放弃
即便是恶魔的家园,也依然是作为人类的我,最后的归属。
逆神快穿
从我成为她的女仆那一刻,我就法师过。
今生今世,我都要永远陪伴在她身边,守护好,我重新用欧并且珍视的一切。
如果这是一场噩梦,那么我来为你去做,一切都是如此。
你是欧文的主人,永远步步阿比的主人,即便Wie你献上我的生命和灵魂。
都市玄門醫聖 大帝
我也在所不惜。
人类是脆弱的,但又最为加强。
胆敢入侵这里的从子啊,就让我亲自为你肃清吧
不会让你因此而烦恼,不会让你因此而担忧。
红茶,稍后为你准备好。
青羊量现在我需要一点时间,去清理这混沌入侵者。
请耐心的给我一段内饰件。
我马上回到你身边,我尊重的大小姐。
“身体。”十六夜说。
“你醒来了。”二妹说。
“续。”
芙兰安静一下。
‘二小姐还有帕琪。’
“我马上就去准备红茶。”
‘唉?’十六夜说。
“这里是?”
‘仙剑之力。’
‘你不用能的耐心,那些麻烦的事情让大小姐说就行了。’
“记忆似乎很混乱。”
“你们很是将这里当成救助站了。”
“这么大的一片地方。”
“毕竟只有这种时候你的价值才会容易显示。”
“这话听着不爽。”
不过现在的情况也基本告诉你了。
“紫既然已经创造出了这样的次元容纳无,那些幻想乡转世的原住民。”
‘’为什么不采取更积极的手段重新失踪案
‘我有自已的行动方针,更何况当初我苦口婆心期待你们合理击败龙神,你们的态度也不友善吧。’八云紫说。
“我不否认。”
“判断的错误,是我的责任。”
‘我也有自已的打算。’
‘互不干涉,不过那种期待不由’
“森罗已经开始行动。”
“这是他们的阴谋”
“如果在他们大范围行动之前,露米娅那样的事情,肯定还会不断重演。”林潇说。
“幻想乡或许能够从龙蛇你的毁灭中夺回啦,但是如果无法恢复原来的样子,毫无意义。”
“你说的不错,有什么作战计划?”八云紫说。
“暂且需要等待。”
“等爱丽丝醒来以后从她哪儿了解一下红魔舰的情况。”
‘我相信即便将她打伤成那样子,也总有办法从对方口中调出店情报,否则就太无能了。’
“嗯,继续”八云紫说。
“之后就等自由佣兵的消息了。”
“不知道利用幽香她们全面触动的机会,对圣白莲的营救行动是否成功”
“如果计划真的可以完美实施,那么最后据点所在,森罗的,我们就知道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粉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到时候我们就将进行反击。”
“不错的加护。”林潇说。
“终于要到了和那些幕后势力最后决战的时刻了”
“那只是一切顺利的条件。”
“是的,目前我们的情况还是比较被动。”雷米说。
“不过如果不能够将那些人作为战斗力收服,从龙蛇你手中夺回幻想乡也是不可能的吧,”
“你了解到了团结的长高新。”
‘或许吧。’
‘但是太晚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没有事吗,我会对你们进行志愿的。”八云紫说。
“红魔舰的修复,人员安置还都是可以做到的。”
“那可真是帮大忙了。”雷米说。
“那么接下来,我们要跟着雷米一起行动么?”辉夜说。
“你们按照自已的使命去继续行动就可以了。”八云紫说。
“不要那么说阿紫,她们也还是有可以做到的事情。”
“或许只有佣兵的往来可以摆脱她们了。”
‘能够做到的话,尽力而为。’林潇说。
‘只是因为渡过一次危机,并不可以保证以后不会出现。’八云紫说。
“不该存在的记忆在头脑中复苏的时候,又将面临的选择是谁也无法预料到的。”
“即便是你,也无法干涉那些扭曲虚无的命运吧,雷米”
“或许吧。”雷米说。
“但是即便那么渺茫的基金会,即便那么微不足道的力量。”
“你变的圆滑了吗?”
“这俩个人又在说那种只有她们才听得懂的话了?”
“你也该习惯了。”
“这些老谋深算的人全都是这副德行。”
“感谢你们的支援。”
“已经准备好出发了吗?”
“就算是辉夜也没有什么借口在这里拖着了吧。”叶不负说。
“出发吧。”
“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并不是很长。”
“但是我相信,我对这片大地的爱与眷恋,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
‘这是我脱离苦海,重获自由啦ID家园我比谁都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生活。’
“人和妖怪合模线古河刍,亲近妖怪也不会被认为是异端,那是我理想中的世界,那是我做梦都希望来到的世界,我真爱这片大地。”
“还没有用脚走遍每一个角落,还没有用心去体会每一份温存。
不能就这样接受,我希望用自已的双眼去展望这片大地的梅林”
“希望用耳朵倾听大地的旋律,被封印的苦难,被折磨命运我已经不想再次体验。”
‘我不会忘记,大家是多么努力寻找和追随我。’
我不会忘记大家是多么的不畏艰难用生命作为赌注来到了最凶魔界将我解救。
我不会忘记,大家为我做的一切。
我已经不再是那个畏惧死亡懦弱不前的我。
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区域命运感受疾苦的我。
我爱着这片带飞,爱着追随我的同伴。
所以这一次我进守护好一切,不再逃避,不再用走火入魔的矛盾蒙蔽自已。
我会为了大家而战斗,回味了全新的归宿贡献力量,命莲你看到吧,我绝对会守护到最后一刻,绝对。
“柔和的风吹在脸上真快乐。”
“有一股显现的味道。”
修真之说
‘这就是海风。’
‘果然是港口。’
‘啊,大海。’
“快来看啊,叶不负,是大海哦。”
‘比木桶镇那个时候感觉要棒的多。’辉夜说。
“瞧你都乐癫了,不用你这么激动吧。”
“也是呢。“虽然一路上都有见,但这样的很少吧。”
“干涩的月都也好,内陆的幻想乡也好大片海水都没有机会看到。”辉夜说。
叶不负说:“那倒也是哦。”
来到这边世界感觉成为了日常。
不同的低语有不同的乐趣,这样子的话,多少还是有兴致多走走了吧。”
“总算摆脱了宅女的阴影。”
“就算我偶尔也想来吹吹风。”
‘是的。’叶不负说。
“那么船长,要去的那个叫什么名字的小镇具体位置呢。”
“是叫做博雅。”
“是一个独立的小岛屿。”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直接走就行了。”
‘原来如此,要经过东边的渡口。’叶不负说。
“联系过那些自由佣兵了。”
‘是的。’
‘雷米说过已经派遣了只有佣兵古河哦们我能见面了。’
“原来是这样啊。”
‘那就先去餐厅等着吧。’
都市小保安 問鼎
‘如果那些佣兵没有来,我们在看看。’叶不负说。
“好的。”
“只有这样了。”辉夜说。
“这个小镇很高级呢。”
“嗯。”
“那个”辉夜时候。
“这里真的没有贝克街?”
‘我们不会抵达的地方是中世纪。’
“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个情况。’
‘一样看上去就是重工业小镇’“这是浪费沿海的旅游资源,最愚蠢的设计受不了了。”
“唠叨完了?”
“我可以歇息了。”
“你该不会还想在这沙滩吧。”
“你管我。”
“是的。”
“不过理想和现实落差好大。”
‘这个沿海的地方还有更多心思。’
‘不过现在没有机会了。’
“博雅,这个地方虽然沿海,但是这片七武海走太身处的话会发生很多意外。”
“被视为死亡海域的七武海,罗盘或者任何通讯手段都会在这片海域失灵。”
“没有船或者只有其他交通工具敢在这片海域上来往,常年都会有很强的磁暴风场环绕。”
“这就很大限制了旅游业的发展,使得这个小镇甚是偏远。”
“所以这里一度盛行过海贼。”
“海贼?”
“是的。”
‘行走于这片危险海域,二级词内海好不容易抵达的商船,对这里也进行掠夺。’
‘那些海贼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简直是噩梦一般的从子啊。’
‘那些居民为了保护家园,结果就不断发展工业为了能够制造先进武器守护自已的家园。’
“常年累与就这样了”
“这样想结果就是这样,’船长说。
“毕竟为了避免危险不穿越外海只走內海的话,会绕很远的路。”
‘如果象牙欧洲上路,海陆运输,只有工业在运输不没有问题。’
‘所以这里是发展武器。’
‘当然海贼都销声敛迹了。’
‘毕竟他们对这个镇子构不成威胁了。’
“原来还有一段这样的往事。”
‘意外的很了解啊船长。’叶不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