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i58精华都市小說 大田園 起點-第六百六十九章 羊肚菌的妙用相伴-29wsk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萨满联合会在黑瞎子屯的会议,沥沥拉拉开了一周。田小胖严重怀疑,这帮家伙纯粹是在他这磨洋工,好多在这混吃混喝些天。
这将近一千人啊,吃喝拉撒的,给黑瞎子屯带来很大的负担。还好人家不差钱,每天都按照人头算补助:每人每天五百块。
算下来,这几天下来,黑瞎子屯也收入了三百多万,略有盈余吧。其实这些消耗的物资要是拿到山货店出售的话,价格也差不多吧。
田小胖倒是不太在意这些小账儿,这些都是包大明白跟他念叨的。小胖子看重的,是黑瞎子屯的影响力。
想想,将来越来越多的萨满从这里走出去,遍布于世界各地,那会怎样?
等到五月中旬,大部分与会代表终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他们大都是已经获取大萨满身份或者是从事与萨满相关的辅助工作。
即便如此,还是有二百多名萨满,坚持留在这里,寻求机缘,等待突破。
临走的时候,田小胖的一些老朋友都恋恋不舍。像是卡鲁鲁和瓦瓦他们,要不是各自在自己的部族都是顶梁柱,事务繁杂,估计说啥也舍不得走,非得在这常驻不可。
而伊基卡在临走的时候,看到黑猩猩阿马尼比较孤单,就把带来的母猩猩纳吉也留了下来。
够意思,一年送一只猩猩,要是这样的话,黑瞎子屯早晚得改名黑猩猩屯。
他们临走的前一夜,也都放开怀抱,跟田小胖痛痛快快喝了一场。结果不用说,别人都躺下了,就田小胖啥事没有,慢慢往家溜达。
进了家门,就瞧见老道和芭芭拉在炕里坐着,跟其其格正聊天呢。老巫婆还拿出水晶球,神神叨叨的,说是要给其其格占卜一下,看看怀的孩子是男是女。
俺们要想早知道,去医院超一下好不好,你那个水晶球,还能有B超好使啊——田小胖连忙拦住:“别麻烦了,您老施法一次,消耗还挺大滴——”
“少说便宜话!”老道纯粹是帮虎吃食,“小胖啊,芭芭拉这次来,其实是代表组织来考察你的。”
考察俺,是要入党啊还是要提干?田小胖可不想加入他们那个组织,不管是啥组织,都跟他没关系,他不想享受组织带来的福利,也不会去尽义务。
于是嘿嘿两声:“就俺这样的,胸无大志,才疏学浅,还考察啥呀,俺自个都知道肯定通不过。”
老道翻翻眼睛:“错,小胖啊,恭喜你,顺利通过考察,从此以后——”
“打住,打住,道爷啊,你们那个组织呢,一听就是干大事的,俺就是家里房檐底下的小燕儿,就知道垒个窝,然后守着老婆孩儿过小日子,没啥鸿鹄之志。俺要是加入进去,把你们的档次都拉低了。”田小胖赶紧把老道的话头给拦住,知道的越多,就越是难以抽身。
“你小子,烂泥扶不上墙。道爷俺在你这,辛辛苦苦教导了你一年多,你不合格谁合格?”老道一通自吹自擂。他在组织里的代号叫“黑白”,是惯于颠倒黑白的。
其实他这个代号,代表的是黑白阴阳,就像是太极图里的阴阳鱼。
这下子,就连旁边的小娃子都听不下去了。小囡囡眨巴两下大眼睛:“老道爷爷,俺好像没瞧见您教导干爹,天天就和村里的爷爷奶奶打麻将啦——”
其他娃子也都跟着一起点头。
好,不愧是俺闺女,对于这种人,就要勇于揭老底儿!田小胖心里暗暗叫好。
要比脸皮厚,道爷服过谁,所以根本就不在乎:“小胖啊,俺跟你说,只要你加入——”
“道爷,俺真不是那个材料,谢谢你们费心啦。”田小胖直接站起身,瞧着这架势,是准备送客了。
老道跟芭芭拉嘀咕了一阵子,也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反正你还年轻,那就再继续考察你几年。对了,芭芭拉说要带走一只长毛象。”
啥,真要啊?田小胖抓抓后脑勺:全世界就两只活的,亏你也下得去手?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琢磨了半天,这才说道:“要不,等猛猛和犸犸长大了,有了后代,再给一只呢?”
老道又跟老巫婆商量一阵,然后一起下炕走了。送他们出门,田小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就跟送瘟神似的。
第二天,大部分与会者离去,黑瞎子屯终于清静下来。因为这些剩下的萨满,都是来这苦修的,所以直接把帐篷挪到林子边上,除了吃饭的时候回黑瞎子屯之外,剩下的时间,根本见不着影儿,也就不会对黑瞎子屯造成太大影响了。
有时间的话,田小胖也去跟他们混混。倒是派傅天山和伊万诺夫多和这些萨满进行交流。还有安菲娅,也天天都长在那边。
溫香軟玉
这种交流,对他们来说,是很有好处的。就像安菲娅,田小胖能够感觉到,这丫头体内雄浑的力量,已经渐渐有了松动的迹象,或许,现在她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完成华丽转身。
这段时间,合作社的重心,也转移到山野菜的采收上。就连娃子们赶上双休日,都跟着忙活。
还有那些小学员,天天也不闲着,被他们的大师父给支使得团团转,一个个的,身子都比以前强壮不少。
小学员们天天都形成习惯了,一大早就到田小胖家门口报到:“大师父,今天咱们干啥活呀?”
旁边的医护人员都有点忍不住笑,护士长康梅看到田小胖穿着个大背心就从屋里跑出来,忍不住嘟囔一声:“拿我们当童工用了是吧,不行,必须给工钱。”
“工钱是没有滴,今天中午给你们吃大餐,排骨羊肚菌汤!”田小胖这几天就留心着呢,去年就是这个季节,羊肚菌露头的。这种菌类,价值极高,而且,生长期和其它菌类差不多,都比较短,不及时采收的话,就该烂了。
昨天,他就采集了几筐,分派出去,给疗养院这些地方送去了点,尝尝鲜。另外,也给郭家洼子那边送了两筐过去,给那些植物人患者熬点汤,这东西还是很滋补的。
所以,今天给小学员们分派的任务,自然就是采羊肚菌了。这活儿一点也不累,正好适合这些小家伙。
于是,大部队浩浩荡荡出发,出村不远,沟帮子上就能瞧见一个个新冒出来的羊肚菌,撑着皱皱巴巴的伞盖。
田小胖先示范了一下,讲清要求,尤其强调要轻拿轻放,然后,小学员们便分组开始进行采收。
田小胖和包大明白等人,来回溜达指导。羊肚菌只要贴着根部,轻轻一掰就下来。然后再把根部沾着的泥土清理干净,小心翼翼地放倒篮子里就可以,娃子们完全可以胜任。
科技圖書館 孤膽螞蟻
而且上手都很快,学一遍就会了。所以,田小胖他们,也就基本变成了闲人。
“小虎,这东西是不能生吃滴!”大明白吆喝一声,那边的小虎正愁眉苦脸的在那吧嗒嘴呢,一股土腥味啊,好难吃。
田小胖也给小家伙递过去一瓶水,叫他簌簌口:“等洗干净之后炖排骨就好吃了,这玩意最有营养,而且价格还贵,好几千块钱一斤呢。要是换成旁人,大师父还舍不得给他们吃呢。”
月好眉弯z
小娃子就是好忽悠,很快就又变得兴高采烈。其实,田小胖也有点吃不惯羊肚菌。但是架不住营养丰富啊,所以,还是忽悠小学员们多吃一点吧。
人多好干活,五百多人跟拉网似的,收获是又大又快。好几辆鹿车,来来回回地往野菜厂运送,忙个不停。
尤其是那些被翻动过的草地和沟边,羊肚菌长得更是茂密,碰到一窝就十好几个,把小娃子们都高兴坏了。
而这边又是包二懒经常放猪的地方,那些驯化的野猪们都闲不住,地面基本都被它们的长鼻子给犁了一遍,所以,羊肚菌的长势比去年还好。
“这都是钱涅!”包大明白也眯缝着小眼睛,那一个个羊肚菌,估计在他眼里,都变成一张张钞票。
重生十一区当巫女 业火之剑
又把一筐筐羊肚菌装上鹿车的时候,包大明白瞧瞧拉车的大公鹿:“小胖啊,这头茬鹿茸,好像快能割涅。”
亙古天劫
“行,宣传一下,办个割茸节,这些特色项目,以后年年都得形成规矩。”田小胖拍拍拉车的大马鹿:都是好同志啊,吃苦耐劳,任劳任怨,还是移动小金库。
俩人正在这琢磨发财大计呢,就看到包大吵吵他们领着大批游客,也都拎着篮子啥的,到这边采羊肚菌了。
包大吵吵嘴里还嚷嚷呢:“大伙注意啦,咱们采完羊肚菌之后,全部上交——放心,中午肯定能叫大家品尝,食堂那边都准备好啦!”
村里人,其实都不咋喜欢吃羊肚菌,嫌它有一股怪味。但是游客们不一样啊,都憋着尝尝鲜呢,所以干劲十足。
田小胖也混到游客之中,刚要指导他们采羊肚菌,就看到约翰森也混迹在人群中,正一脸幽怨地望着他:“亲爱的小胖,咱们的晶粒鬼伞,咋还没长出来呢?”
“快了,等进入六月份就陆陆续续有了。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能不能有点出息,天天就惦记着那点狗尿苔。”田小胖还不忘刺了这家伙几句,太烦人了,从开春之后,三天两头就跑到他跟前磨叽一通。
约翰森也没法子啊,眼瞅着订单哗哗的,就是没货,你说他能不急吗,这也关系到他切身利益呢。
“要不,你先来个羊肚菌尝尝涅?这玩意,是肯定比狗尿苔好吃滴——”包大明白跟约翰森也早就混熟了,不介意开开玩笑啥的。
约翰森还真挺喜欢吃羊肚菌,不过生吃还是算了。呆着实在无聊,他嘴里就念叨:“你说这狗尿苔里能提炼晶粒鬼伞素啥滴,这羊肚菌里,难道就不能提炼出点有用的东西来涅?”
他现在的普通话已经说得相当溜,就是带着点当地的口音,没法子,守着啥人学啥人。
“反正你闲得五脊六兽滴,就自个研究呗,没准也能得个诺奖涅。”包大明白现在也有了更高的精神追求,准备向诺奖发起冲击。万一撞大运实现了涅,做人还是要有梦想滴。
约翰森也开吹:“不用别的,就凭着晶粒鬼伞素,俺就能拿奖。不过估计得先排排号,得过几年才能轮到。”
“得奖了也轮不到你,又不是你发现的,是俺和老汤的工作团队研究出来的,跟你没啥事。”田小胖毫不客气地戳穿他的牛皮。
几个人正在这边扯蛋呢,就看到一辆电动三轮风驰电掣而来,好家伙,电动三轮,愣是开出了越野车的感觉。
“这是玩命儿涅吧,开这么快肯定是要出事滴——”包大明白忍不住嘟囔一声。
然后,电动三轮就控制不住,直接翻进阳沟里边。大明白使劲一拍大腿:“俺咋说滴,俺咋说滴,这不就出事涅!”
还不是你个乌鸦嘴给咒的!田小胖赶紧飞跑过去,就瞧见王脖子正拽着一个人,从阳沟里往出爬呢,弄得一身都是泥水。仔细一瞧,被拉的那个人,赫然是郭家洼子的郭书记。
还好没摔坏,主要是沟里多是稀泥啥的,起到缓冲的作用。田小胖也连忙上手,把两个人拽出来:“啥事啊这么急,脖子你都是慢点开啊——哎呦,俺瞧着你这个脖子好像不那么歪了,是不是摔得正过来一些?”
那两个人可没心思听他扯蛋,郭书记抹了一把脸上的泥水:“小胖啊,醒了,全都醒了!”
啥玩意醒了?田小胖有点云里雾里。
“就是你们送过去的那些植物人,今天上午,一下子全都醒了,你说吓人不吓人?”郭书记总算是把话说明白了。
全醒了?田小胖也是一愣,然后就高兴起来:“醒了好啊,说明有效果,这有啥吓人的?”
“关键是就跟睡觉睡到天亮似的,一下子全都睁开眼睛,就跟诈尸似的,能不吓人嘛。”王脖子甩甩手上的泥水,后赶过来的约翰森被他给甩了一身泥点子。
好像是有点怪啊?田小胖也这才醒悟,要说这些患者,陆陆续续地醒来,还有情可原,哪能跟约好了似的,扎堆一起醒呢?
琢磨一下问道:“老汤跟何教授不在那边吗,他们怎么说?”
郭书记接道:“汤博士说,这两天没有别的异常。唯一不同的是,昨天晚上,用你送过来的那个叫啥羊肚子菌的熬了汤,给病人喝了,所以,今天叫俺们再拉点回去——”
旁边响起了约翰森的怪叫:“俺就知道,这羊肚菌肯定也有奇妙的效果,哈哈,发现唤醒植物人的药物,这还真是个伟大的发现,拿诺奖肯定没问题!”
瞧着这货脸上斑斑点点全是泥点子,就跟长了满脸黑痦子似的,田小胖不由撇撇嘴:“醒醒,好像不是你发现的吧,就算获奖,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吗?”
啊,约翰森一下子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