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369,雪鴞:第五章(2)推薦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章杰带着无限疑问,径自去了山的拐弯附近的农家乐。
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369,雪鴞:第五章(2)熱推
拐弯附近的农家乐地处山坳,四周都是山。这家店的店主说张子妮出事的晚上,他们没有觉察到任何异样。店里养了两条看家狗,虽然它们对声响很敏感,但邻近的农家乐发生了什么,看家狗没有听到动静,从而发出让人怀疑的叫声。
看来,张子妮昨晚遭遇了什么事,只有老天知道了。
章杰无助地往了一眼万里无云的蓝天。
2
张子妮的验尸结果出来了。
两条颈动脉被勒的变了形。颈动脉供应大脑所需要的九成血液,由于颈动脉被压缩的严重,减少了供血,死者失去意识死亡的。所以死者的死因是勒杀,并不是野猪夹对死者伤害,流血过多死亡。除了野猪夹对死者身体的伤害外,腿部有伤痕,应该是荆棘之类的挂伤。死者腹中有两个多月的胎儿。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笔趣-369,雪鴞:第五章(2)鑒賞
咦……死者没有结婚,却怀有孩子,难道孩子是张子妮父母没有见面过的男朋友的?
章杰把验尸报告放到办公桌上,这样思索着。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369,雪鴞:第五章(2)讀書
这样说来,他见见张子妮父母没有见过的她的男朋友很有必要。
他迫不及待地要见张子妮的男朋友,他要尽快确认孩子是不是她交往的男友的。前两起雪鸮案中的女孩怀的孩子,直到她们死亡,她们的正牌男友才知道她们怀孕。有一个确认孩子不是她男朋友的。所以,他也想确认张子妮肚中的孩子,是否也那样蹊跷。
他避开前门那些要从他们警察这里得到关于张子妮死亡更多新闻料的记者,从后门乘坐电梯到地下车库,再从地下车库的后门出去,拦了一辆出租车,按照张子妮名片上的地址,直奔金元生物科技公司。他相信张子妮的男朋友是谁,她的同事一定知道。
章杰很容易就找到了离郊区不远的金元生物科技公司。
金元生物科技公司有单独的一栋楼,楼体外观跟周围的建筑群一样,都是红色的。据说,那里曾经是一片坟场,埋了很多的死刑犯。建筑外观弄成红色的,是为了震住那些不是寿终正寝的人的怨魂。
作为资深刑警,章杰见惯了尸体,从不相信人死了,魂魄还能存在于世,不禁觉得他们把建筑群弄成刺眼的红色真是多余。满眼的红色,再结合那坟场之说,反而让那里的氛围,变得怪怪的,总会使人忍住不想到那个地方曾经凶死了无数人。
章杰进到金元大楼的一楼,豪华的前台,加上独栋楼,自然而然给他这是一家很有实力的公司的印象。
坐在前台的一个年轻姑娘,看到穿警服的章杰,立忙起身,恭敬地问他,来公司有什么事?
章杰亮了警察证,说他是负责调查他们公司员工张子妮被谋杀的警察,来公司了解张子妮的情况。
前台问他是不是要见领导,她马上安排。
精品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笔趣-369,雪鴞:第五章(2)鑒賞
章杰说不见领导,他要见平时跟张子妮走得近的同事。
前台焕发光彩的黑眼珠转了转,说道:“那就只有第五营销部门的人了。他们和张子妮是一个团队,平时一起工作,走得很近。”
章杰停顿了一下,问道:“他们团队有多少个人?”
前台道:“加上团队领导,有6个人。”
章杰道:“我要跟他们5个人谈话,麻烦你马上安排一下。”
前台道:“今天他们部门来考勤的只有3个人,另外的好像出门见客商去了。张子妮怎么样了,我就不用多说了。”
章杰“嗯”了一声,“你马上安排留在公司的人跟我见面。”
章杰在公司的一个小会议室面见了他们,他们非常配合地回答了章杰的提问。
他们一致认为张子妮是一个简单的女孩,因为长相甜美,口齿伶俐,销售业绩一直很好。她作为销售新手,她有很多值得人学习的地方,由于脑子灵活,很是会为人处世。在他们看来,她是一个完美的年轻女孩,找男朋友应该是配得上她的优秀男孩,而不是现在的男友,是一个离婚了的男人,而且还不帅气。
章杰找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寻问张子妮的男友是谁,了解张子妮怀孕的事。
超棒的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笔趣-369,雪鴞:第五章(2)熱推
张子妮交往的男友,是他们的同行,叫付斐,在一家叫原值的保=健=品代理公司上班。是公司销售团队的一个小头脑。他们公司代理各种知名品牌的保=健=品。他们公司代理了张子妮公司的产品。跟金元公司的代理业务,是付斐跟他们接洽的,刚好公司分配张子妮跟他联诺。自然他们平时会有很多交际,一来二往,他们恋上了彼此。
章杰为了确认孩子是否是付斐的,他马不停蹄地赶到原值保=健=品代理公司。
章杰到了原值公司,刚好付斐外出,他在公司等了一段时间,付斐才回来。
章杰开门见山地问刚刚坐到他面前的付斐,“你的女友张子妮出事了,你的心情还好吧!”
付斐苦笑了一下,说道:“当然不好了,但活着的人,每天还得忍受痛苦工作糊口。这不,刚从外面奔波回来。”
章杰听他说这样无奈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为此动容,可能是他从他脸上看不出他对逝者虔诚到骨子里的悲痛吧!加上他干瘪的身躯,自然流露的没精打采,让他很是不舒服。
章杰道:“你们交往几个月了?”
付斐道:“应该……有四个多月吧。”
“应该”这个词儿从他嘴里蹦出来时,章杰的眉头情不自禁紧皱,在他听来,其中有着他不在意那份感情的意味。
章杰道:“你离婚过?”
付斐道:“是的。”
章杰道:“你和张子妮交往到什么程度?”
付斐是离婚过的男人,说到男女关系时,他很淡定,“牵手过,但还没有亲嘴,我想亲她,她是黄花闺女,对于这种事还很腼腆,所以拒绝了。”
章杰直截了当道:“就是说,你们还没有上床,有过肌肤之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