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玄渾道章 起點-第三百七十五章 奪玄磨命元熱推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万曜大阵之中,严若菡站在阵枢之上,凝望着对面,如今虚空一片安寂,两界通道那里也是久久不见动静。
遵从张御先前的嘱托,万曜大阵已是推动阵力,渐渐迫近到了两界通道门口。
在此之前,哪怕有清穹之气围堵逼压,这通道仍是在坚持不懈向外扩张,然而现在,或许是少了四位上尊的缘故,镇道之宝的力量明显已是减弱了,只靠阵力推动的清穹之气,就有将这通道的弥合的势态。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玄渾道章》-第三百七十五章 奪玄磨命元推薦
若是能够完全弥合,那么就能将此彻底堵住。不过今次是两派一同谋求入世,这里面不定还有上层大能的意思在,所以此辈恐怕没这么容易退去。
现在两派虽受重挫,可应该仍是有一些力量存在的。寰阳派的情形很难说,她倒是记得,神昭派当初离开之时,乃是由一位李姓上尊执掌大权,这位始终都未出现过,说不定正在等待机会。
若是这位入至此间,那么或许还有一场斗战要打。
虚空对面,那一道道劫阳气珥之上。那三十余位道人正在往那一根青灵枝节之中渡入烈气,以维持此物存在。
但是他们并不掌握的劫阳权柄,只是因为关朝昇等人不在,故能稍稍推动这镇道之宝,可能催发出的力量比起朝昇三人堪称微末,自是对抗不了外面涌涌而至的清穹之气。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一名申姓长老言道:“两界通道正在弥合,若是再不设法阻碍,我们怕是难以完成祖师之交代。”
又有一位房姓长老道:“外面天夏镇守之人实力强横,连三位上尊都是不敌,我等根本难以胜他,需得神昭派的李上尊出面,才有些许可能对付得了,李上尊顾惜自身,迟迟不动,我们又能如何?”
叔孙道人言道:“李上尊怕是无意进取了,如今他还在这里,当还是因为上面祖师关照,不敢不为,我们不能指望他了。”
申长老道:“也不知上尊何时能够回转,我看……”他看了看其余人,“我看,唯有等到上尊回来再做计较了。”
他虽是如此说,可话里的意思谁都能明白,那就是关朝昇若不归转,那么干脆就这么维持着。
其余长老没有说话。
对抗到这个地步,寰阳派损失之惨重令他们也是心惊不已,故他们心中其实也不是十分想要进入世间了,因为弄不好连他们自己也要搭了进去。
但这是祖师安排之事,只要这个命令不撤,他们是根本不敢作主后退的,所以眼下也就是半死不活的撑着了。
若是关朝昇能及时回来那是最好,若是回不来,那也怪不得他们,他们已是尽力了。
此时此刻,其实有一些人已是在巴不得盼望上宸天早些败亡了,那么他们也就不必再坚持下了。
而在远端虹霓之上,披发老道他也是默默看着两界通道。
他所驾驭的吞天虫虽还在那里啃噬虚空之壁,可清穹之气一至,便就主动躲避,看去丝毫没有任何争胜之心。
他其实也是做着同样的打算,祖师之令能不违抗还是不违抗的好,但放到具体做法上却是可以有些策略。
若是上宸天不再存在了,他们也无法单独和天夏对抗,回去也就无有意义了,自可就此退去了。
也就是在这等想法驱使下,场中如今出现了一个诡异的景象,就是无论敌我双方,都是盼望着上宸天早些覆亡。
上宸天,擎空天原之上,张御见孤阳子祭出了法器用以抵挡,知是时机已是差不多了。
这个时候,此人无疑已是到了不得不用外物弥补自身不足的境地,这刻绝不能给其于喘息之机,不然又要从头开始找机会了。
他意念一转,化出了一道神气分身在旁,自身攻势依旧,不断催发澎湃如潮清穹之气压上去,而分身则是对着孤阳子一指,瞬时间,“擒光”之术、“幻明神斩”、“诸恒常易”等等神通一时齐落而去。
与关朝昇一战之后,他便很清楚,修到了孤阳子这个境界,身上道法才是根本依凭,只要这道法不破,那么就不会受外来的神通法力侵害。
可其人便能挪转元机,化消外力,也不是没有承受限碍的,一旦在某一刻内接受过多的神通道法,必然会承受不住。
这位现在是一人对敌他们二人,哪怕只是将其逼出一瞬间的缓顿,那也是一个极其致命的漏洞。
他能看出战机,陈廷执自是也能看出,在他出手之际,也是一样鼓荡法力,催动清穹之气逼迫上去。
两人这次同时发力,孤阳子也是感受到了空前压力,此刻最好的选择就不与两人进行正面斗战,而是设法回避。
奈何他此刻所面对的,或者说他此刻的敌手,其实不止是陈廷执与张御二人,还有两人后面的整个天夏。早在方才斗战之时,玄廷已是在周围布下了阵盘法器,他此刻根本避不了,也走不了,甚至他退得远一些,就有可能陷入阵机之中。
就算他道法高妙,可不惧阵势,但这无疑是给张御和陈廷执更多机会,所以他只剩下了正面相迎一途。
这时他也是显示出了一派执掌的手段,哪怕到此无比窘迫之境,应对依旧看不出丝毫的慌乱。
他执起手中那一根长枝一抽,与张御推动过来的清穹之气正面冲撞了一下,在最为强盛的一点稍稍阻碍后,他又伸手一按,这才将自身所持的青灵生机压上,两者一齐消融瓦解。
可他能挡得住一面,却挡不住另一面,这时陈廷执的攻势已是倾压过来了,他只得使了一个“追真借继”之术,这是从自身应该有的积藏之中抽取生机。
这个时候,他自是顾不得日后修行之资粮了,自是有多少就用多少。
但是这还不够,因为有了生机,他还需要有调用生机的力量,故是他又使了一个“延机”神通,这是透支自身的本元生机,从而挖掘出更强的力量以调运青灵生机。
这些变化他在一瞬间便就完成了,但是陈廷执的攻势来的更快,此刻已经将他外层道法屏障突破,堪堪就要冲到他身上了,他这时口中吐出一口青气生机,将此堪堪抵挡在外,勉强算是挡下了两人这一轮的围攻。
可他心中清楚,危机并未解除,不出意料,两人下来当仍是会选择这等攻袭手段。而无论是修持积藏还是自身本元,总归有数的,只要他不能改变场上的局面,这些东西一旦用尽,那么就是他败亡之时了。
陈廷执和张御此刻倒是不急,现在他们掌握了斗战节奏和大势,只需维持攻势,将孤阳子可用的手段一层层的剥去,瓦解,那等到其人再无任何屏护时,那就是转折之机了。
故是在前一轮攻势之后,二人立刻掀起了第二轮攻势,孤阳子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再次正面相抗。
而两人逼迫之下,他因为不断挖掘自身本元,不停抽取资粮,偏又得不到回复机会,气息也是减趋衰弱。
眼见着他即将不支之时,他却及时转运了一个“正阳归脉”之术,气息于刹那间又恢复到了全盛之时。
这并非是简单的恢复完满,而是利用了青灵天枝之能,将自身元机拨转到斗战之前的那一刻,对于这一刻的他来说,所有玄异、神通乃至本元那都是未曾动用过。
张御见他恢复完满,眸光微闪,手中攻势依旧,陈廷执神情丝毫不见变化,出手如方才一般沉稳。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孤阳子这样的人,在不将其手段完全除尽之前,并不容易将之杀死。
可是这些作为其实没有什么太大意义了,因为这不过拖延一会儿罢了,现在没有了神昭,寰阳两派的牵制,上宸天一家孤军奋战,已经没有可能了。
天夏众玄尊这时也是不觉把目光投在了他们这里,因为他们都能感觉到,此战恐怕很快就要见有结果了。
双方斗战在又持续了一会儿后,孤阳子气机再一次沉落了下去。
而这一次,他依旧没能找到任何机会突破两人的联手围攻,在下来一次倾尽法力的对抗之中,由于少了法力驱运,他手中执拿的那一根青枝率先在冲击之中断裂开来,变成了一节节断枝掉落在地。
紧随其后,却是那一根青木簪幻化出的千百影光,也同样被十二道剑光突破,其中一道正正斩在了木簪本体之上,此法器顿也承受不住,被分断成了两截,一时灵机尽散。
这一切都是在一瞬之间发生的,孤阳子少了两件护持之宝,原本的守势顿时一乱,与此同时,他感觉天地一黯,万物似是与己脱离,自身感应又一回遭受断绝。
这等神通十分高明,乃是凝合了清穹之气变化所生,便是他也没法做到完全以持定元中的法门相化解。
而因是他的种种玄异皆已反复用过,故此刻只能施了一个解化神通,虽又霎时恢复了过来,可他随后便看见,一道锋锐无匹的剑光已然迫压到了眉心之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