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zkt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ptt-第二百五十章:不願失去小包子分享-86fse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洛飞点点头:“之前的火攻对这些骨头没用,是因为他们钻到宿主的身体里面火很难烧到它们。”
“但如今他们的身体直接暴露在火势之下的话,是可以起到作用的。”
洛轻舞点点头:“那行,我们接下来开始其它的结果吧,这蛊虫烧死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得知现在结果已没什么危险,诺飞就安心的去做自己的事情了,毕竟一切都是猜测,能不能真的烧死还要立刻去实行一下。
等到洛轻舞将这些人的蛊虫全部弄完后,出去就看到南宫冥就坐在自己的房间里。
见着他满脸黑沉的时候洛轻舞,有些心虚。
“嘿嘿,阿冥,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九轉為龍 四舅姥爺
“你不是说你累了想休息吗?”
南宫冥心里那个气呀,明明叫她好好休息,这家伙又跑到空间里面去弄大烟了,现在身上都是一股带烟的味道。
她到底有没有搞清楚自己现在是怀孕,那些味道是不能闻得多的。
可是看着她眼底下的疲惫南宫冥,又不忍则怪。
无奈的摇摇头过去,摸着她的头顶:“什么时候我的娘子才能听话一点呢?”
这话语中是满满的无奈感,但也带着浓浓的宠溺。
洛轻舞说了说脖子:“ 阿冥,我饿了你给我弄点吃的,我先去洗一下好不好?”
別讓愛情脫了皮 安白綸
“好,那你去洗澡的时候小心些,别脚滑了摔跤,我这就去给你准备吃的。”
南宫冥真的很想收拾一下这不听话的小东西,但是看着她肚子饿也不忍心立刻转身出去吩咐人做吃的了。
现在那些暗卫全部在昏迷之中,洛轻舞来到边上的房间,意念一动将他们全部放在一张床上,躺好睡觉,自己这才回到房间去洗澡。
等到洗完澡穿着浴袍出来后,就看到南宫冥已经准备好了,鸡汤还有青菜这些。
当然还有洛轻舞喜欢吃的红烧肉,看到吃的洛轻舞感觉自己瞬间活过来了,赶紧过去端着碗就开始吃。
艷福 十年殘
南宫冥见她吃得这满嘴流油的样子,伸出手帕替她擦擦嘴。
“你慢点吃,别噎着了。”
“嗯嗯,对了,阿明那些中了蛊毒的暗卫,我已经替他们解毒,现在就在边上房间里,可能还在昏迷之中。”
“他们身体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恢复找人照顾一下他们,若是有什么其他的情况一定要告诉我。”
洛轻舞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那些暗卫虽然身上蛊毒已经解了,但是也不保证后续会不会出现其他的症状。
看着小女人眼底下的疲惫,她为这件事情做了这么多,南宫冥是发自内心的心疼。
“好, 那你先吃东西,吃完就上床休息,我这边先去将他们安排好。”
虽然南宫冥很想在这里陪着自家娘子,但是奈何那些安慰也是他一手扶植起来的。
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作为主子的绝对不能后退,也要站在第一线,尤其是在他们受过重创重生的时候。
更不能毫不关心,虽然南宫冥是一个特别冷的人,但是对于自己的人他是真的好。
走到房间看着他们这模样南宫冥,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
这些都是为自己出生入死的人,他们从来都没有过任何怨言。
看着她们修长的指甲和黑黑的眼圈,真的有一点不真实。
也好在脸色好歹恢复了,上前将他们的瞳孔都一一查看后并没有影子他们所说的那种泛绿光。
心里也松了一口气,随后对着外面喊道:“隐杀进来。”
尹莎虽然跟在后面,但是到门口的时候他也不知道主子是进来做什么,因为这个房间一直都没有人住的。
如今听到主子召唤,赶紧开门走了进来,一进来就看到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躺在床上。
这是影子他们一起出去的人,而现在回来的时候已经变成这憔悴的模样。
着急的上前推了推,几人都没有反应,隐杀转过头不解的看着南宫冥。
“主子他们这是?”
其实现在隐杀真的很怕主子会说,将他们全部都拿去处理了。
怎么说也是一起训练过来的兄弟,尹莎看着他们这样已经很难过了,若是还要亲自将他们都给处理了的话,这与割肉有什么区别。
眼眶红红的看着南宫民等待他下面的话虽然知道这很残忍但是若是自己的兄弟已经变成人蛊。
那么处理了才是对他们最好的归宿,只是这样的结果,隐杀不想要去面对,心中还带着一点点的希望。
南宫冥看着他这样皱起了眉:“给他们安排个地方,顺便将这指甲都给剪了。”
“最近就让他们不要再做任务了,好好养身体吧。”
原本还在伤心难过的隐杀,眼睛一下子瞪大,不可置信的问:“主子?这……”
南宫冥转过头看着他:“怎么对我的安排有异议?”
“属下不敢。”
“属下只是觉得如今他们已经成这样了,带回去休息不会对其它的兄弟造成影响吗?”
南宫冥一边往外走一边开口道:“他们已经解读了,如今只要回去休息调养就没事。”
站在原地的隐杀眼睛猛的就瞪大,看着主子已经出去了,然而又想到刚刚就只有女主子住在这房间边上。
随后也想明白了,估计只有女主子这样的医术才能够将兄弟们救回来。
红着眼睛对着洛轻舞的方向拱了拱手,随后出去,吩咐兄弟们来将他们带走。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狂风暴雨,街上的人都行色匆匆。
雨停之后,洛轻舞跟着南宫冥在阳台上晒太阳。
隐杀走进来通报:“主子有消息传来了。”
“说皇后带人将皇上控制起来了。”
边上的洛轻舞猛的就站起身:“现在博庭情况如何了?”
“如今得到的消息,皇上很好,只是现在人在皇后的手中,我们没有办法进行营救。”
“皇后指名道姓说要王妃亲自去见她。”
南宫冥满眼都是很腻,看着隐杀的样子,巴不得将这人直接丢出去。
赵无言从身后走进来:“你就别怪他了,是我让他告诉清我的,毕竟现在博庭出事了,我们没有理由瞒着轻舞。”
妳有種 欣欣向榮
随后转头看着洛轻舞道:“虽然让这件事情你知晓,但是并不代表我们愿意让你去冒这个险。”
“之所以让你知道,是不想让你在后面得知的时候去背着我们行动。”
“不过现在或许有一件事只能你能做到。”
南宫冥紧紧着唇,没有说话,光看赵无言的神色,他就清楚这件事情,恐怕也真的只有轻舞才能办得到。
虽然平时和赵无言一直都不对付,但是南国明心里面也很清楚他是不会害洛轻舞的。
洛轻舞看着赵无言问:“需要我做什么?”
“这次我们需要一个易容的人,易容成你的模样,去与皇后见面。”
“而这次见面的机会就是我们救出博庭的机会。”
“需要你使用***,我们的枪法都不如你,一旦发生意外,很可能会对博庭不利。”
“而且还有一点你必须要明白,你若是真的成功了,那么对于博庭而言,你又是杀了他母后的人。”
海上遺珠 章雛艇
“或许这会影响到你们的感情,所以能不能出手就看你的决定。”
爱住不放,首席总裁不离婚
如今已经是没有办法了,皇后对他们防备很深,而且现在南宫博婷正在皇后的手中,若不是诺轻舞***打的对准他们也不会赌这一把。
可是就算是成功了,有可能会让洛轻舞和南宫博庭的感情破裂。
不管怎么说,皇后现在也是南宫博庭的,母后那是亲的。
世代着血脉的这么多年一直和南宫博庭生活在一起。
若是因为这样南宫博霆对洛轻舞发生了嫉恨,那么只下来的事情就恐怕会发生巨大的转变。
洛轻舞现在要选择的是要么与南宫博庭决裂,若是不决裂的话就得任由他在皇后的手中。
想来洛轻舞是绝对不会让南宫博庭在危险之中的,虽然那个女人是南宫博庭的生母,但是能够制造出蛊毒那样的人。
恐怕真的会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下手,这两者对于洛轻舞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南宫冥就静静的看着洛轻舞,边上的赵无言也一言不发。
洛轻舞坐在椅子上,看着瑶瑶的大海,脑海中会想着当初与南宫博庭的点点滴滴。
那个跟着自己身后跑的小包子口口声声喊着娘亲的小包子。
那个自己一穿越过来就怯生生看着自己的小可爱。
从头到尾都一直尊称自己为娘亲的人,如今他的生命受到危险了。
而自己若是选择救他,恐怕再也回不到曾经的感情。
可是让洛轻舞看着南宫不停陷入危险之中却不动手,洛轻舞真的做不到。
網遊之星痕戰記
想着小包子小时候的事情,洛轻舞的眼眶也红了。
现在洛轻舞只能去赌,赌小包子对自己的感情更深。
赌小包子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记恨自己,可是这是一个对情感的赌博。
洛轻舞心中一点底都没有,因为这些年皇后对小包子的照顾一点都不比自己少。
虽然小包子平时那冷冷淡淡的样子,但是对于皇后他的感情也是极深的。
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 囧囧有妖
也在一直拼命做着一个称职的儿子,这些洛轻舞都知道。
可如今应该怎么选?这是洛轻舞第一次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契阔成说 半夏曲水
直到约定的时间快到了,赵无言看了看南宫冥,两人只是对视,随后看向边上的洛轻舞。
又过了许久,呆呆等洛轻舞才抬起了头,脸上还沾着一点泪水。
这么多年了,这是第一次洛轻舞来到这边流出眼泪。
颤抖着嘴唇问南宫冥:“你说小包子他会恨我吗?”
“阿冥我是不是就要失去小包子了?”
现在的洛轻舞脆弱的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想要在别人的那里得到肯定答案,想要在那里寻找一点希望的出口。
南宫冥看着她这样心疼极了,伸手抚摸着洛轻舞的头顶。
将她拉到怀里面,紧紧的抱着:“别怕,还有我呢。”
“我们应该相信博庭给他一次机会。”
“既然你不想要出手,那我们就不出手了。”
洛轻舞吮吸着南宫冥身上熟悉的味道,久久的埋在南宫冥的怀里面,不愿抬起头。
等到赵无言都觉得洛轻舞是想要放弃的时候,她抬起头了。
用袖子将自己脸上的泪水擦干,拿出手机拨打了南宫博庭的电话。
原本只是带着一点点的希望,希望这一次电话可以打通,希望可以再次听到小包子叫自己娘亲。
可是谁都明白,南宫博庭既然已经被人控制了,那么他的手机还会在身上吗?
有的话为什么一直以来都没有给他们任何一个人打电话呢?
所以都断定了洛轻舞这一通电话肯定是打不出去的。
等到洛轻舞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脑海中依旧是小包子从小到大的模样。
有他在自己生日时画的那些歪歪扭扭的话,有他送给自己那生日礼物时满脸的笑容。
还有他在面对自己亲生母亲时,无助的拉着自己的手。
他在面对自己做皇帝,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来找自己那小生失态的模样。
还有那一直围绕着自己想要学习更多医术的小包子。
那个一直追随着自己脚步想要变得更厉害的小包子,想要为自己遮风挡雨的小包子。
是啊,如今已经不再是曾经的小包子了,他变成了皇上,他是南宫博庭。
在这之前他还是皇后的儿子,只是生他的人太过没有良心,把人命当做是自己的工具。
洛轻舞的眼泪一点点的从眼角滑落,这种蛙心一般的疼痛让洛轻舞的嗓子有些发干。
眼睛发酸,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心痛的无法呼吸。
壹壺漂泊,我的深愛不回頭
边上的赵无言和南宫冥都心疼得不得了,可是他们无能,没有办法将***练得很好。
如今只有洛轻舞可以做到的事情,却将洛轻舞放在这火上烤。
虽然洛轻舞平时都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但是他是最注重感情的。
这么多年是最护短的如今,要面对失去一个重要的人,更或者与之变成敌人是洛轻舞,没有办法接受的结果。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这一通电话不会打通的时候。
那边却被人接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