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m3r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討論-第四百八十六章 林平之肋下中劍!熱推-yxr7q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两柄剑出鞘的声音直接响彻整个夜空。
两道白色的光芒闪过。
林平之和西门吹雪犹如影子一般。
都市无敌医仙 歹猪
贴在一起。
权霸时空
他们的剑,更是带着白光。
直接碰撞在一起。
“铛!”
火花四溅。
都是拔剑术。
西门吹雪是拔剑术。
星尊 高坡
林平之也是拔剑术。
两剑接触,林平之与西门吹雪两人目光相碰。
林平之是为了任务,为了自己的女人,他必须杀死西门吹雪!
而西门吹雪为了心中的剑,他要杀了林平之,以血洗剑。
但是两人的心中,也都出现惊疑。
“他,变得更强了。”
西门吹雪目光一凝,心中想道。
他这段时间,一直潜心修炼,试图在决斗之前,变得更强。
然而,林平之也变得比他起初见到时要强。
西门吹雪嘴角轻轻一撇。
“苏明月,你很强,你的血,落在我的剑上,将被我吹落。”
说着,西门吹雪的剑上开始涌出大量内力。
林平之毫不退让。
内力从他体内涌出朝着西门吹雪涌去。
听着西门吹雪的话,林平之心中冷笑。
“放狠话?谁不会!”他心想道。
他笑的很灿烂。
只是这灿烂,看上去有点狰狞。
“我于杀戮之中绽放,亦如黎明中的花朵!”
林平之轻声低吟。
西门吹雪似乎被林平之的话所吸引。
他愣了一下。
林平之察觉出西门吹雪的异动,他猛然一使力,直接将西门吹雪震飞出去。
众人见到林平之竟然占得优势,不由惊呼。
黑篮前情回顾
他们都以为西门吹雪成名更久。
理应西门吹雪更厉害!
西门吹雪眼中闪过惊色。
他回头一瞥。
身后是写着“华山之巅”四字的石碑。
“哒!”
西门吹雪在石碑上一踩,整个人再度朝着林平之疾冲而去。
他的剑,犹如一条洁白的银龙,一往无前。
“来!”
林平之手中挽过一道剑花。
他脚下一点,直接跃入空中。
面对西门吹雪犹如银龙般的剑势。
林平之选择攻击!
“天、外、飞、仙!”
四字喝出。
林平之周身白光乍现。
在黑衣人之中,有一人瞳孔收缩了几下。
不过他没有任何的异动。
岳不群和江别鹤本来抱着看戏的心态。
现在见到两人的决斗,不由心中感慨,自己是井底之蛙。
不过对于岳不群而言,这一切都不重要。
只要江别鹤开心,他就开心。
而宁中则那边。
林平之占据优势的时候,她们的脸上都带着喜色。
火影之閃光 o花開無月o
此时林平之用出天外飞仙这等武功,岳灵珊等人更是眼冒金星。
因为天外飞仙,实在是太帅了!
西门吹雪面对着林平之的天外飞仙,眼中一惊。
“你怎么会?”
他不由惊呼出声。
可是他手中却没有丝毫停留。
在空中,他的剑不断地挥舞着。
犹如一条银龙张牙舞爪。
“铛铛铛!”
两柄剑不断地接触。
林平之的天外飞仙不断地在西门吹雪的银龙身上斩击。
当林平之落下的那一刻。
西门吹雪一咬牙,直接朝着林平之刺去。
林平之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西门吹雪竟然这么快。
果然,天外飞仙对付不了西门吹雪。
叶孤城,输的不冤枉!
面对朝着自己刺来的剑。
重生之一品嫡女
林平之手中剑法一变。
独孤九剑直接出手。
“破剑式!”
林平之大吼一声。
他的剑,后发先至。
西门吹雪心中一紧。
原本刺出的剑被他收回,直接挡在胸前。
原本进攻之剑,此刻变成了防御之剑。
西门吹雪眼中闪过惊色。
“好快!”
他惊呼道。
“铛”地一声。
林平之的剑,刺在西门吹雪的剑身之上。
他没有丝毫停留,一剑又一剑,从各种角度,不断地朝着西门吹雪刺去。
此时的林平之,到处都是虚影。
西门吹雪不断地抵挡着。
与此同时。
远处树梢上站着的穆人清愣了一下。
“幻觉?”
他惊疑道。
接着他连忙揉了揉双眼。
“独孤九剑?”
穆人清再次惊疑。
场中的人没有见过独孤九剑。
他可是见过的。
这是风清扬的绝技!
可是为什么在苏明月的手上用出?
穆人清心中不解。
这一切,太过匪夷所思。
可是很快,他心中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他的目光快速地在观看者之中扫动。
甚至他都看到了林平之的女人们。
却唯独,没见林平之的身影。
“难道?”
想到这里,穆人清直接从树梢上跃下。
此时他已经顾不得看这场比试。
他要去把风清扬叫来。
相信,独孤九剑,足以让风清扬上来观战。
华山之巅上。
西门吹雪心中惊愕。
他没想到林平之竟然还会这么厉害的剑法。
此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剑法,似乎有些上不了台面。
“苏明月,好快的剑!”
西门吹雪称赞道。
紧接着他的紧咬牙关,准备硬接林平之一剑。
而他手中的剑,也早已酝酿。
林平之见到西门吹雪竟然出现空门,不由欣喜不已。
他一剑直接朝着西门吹雪的胸膛刺去。
可突然间。
他心中出现剧烈的危机感。
“不好!”
林平之惊道。
他此时意识到了,自己上了西门吹雪的当。
西门吹雪眼中出现狠色。
“晚了!”
林平之的剑依旧刺入了西门吹雪的胸膛。
他来不及收回。
而西门吹雪也狠狠地一剑斩在林平之的肋下。
林平之拔剑直接后退。
剧烈的疼痛从他的肋下传来。
“哒哒!”
林平之快速地在自己身上点了两下。
第一时间阻止肋下的鲜血流出。
西门吹雪浑身颤抖着。
林平之的剑,没有刺到他的心脏。
但是标签作用下的伤口,给西门吹雪带来巨大的疼痛。
他急忙点住自己的穴道。
好在剑刺的不深。
血止住了。
只是剧烈的疼痛让西门吹雪脖子上的青筋暴起。
他咬着牙,试图习惯这种疼痛。
溫柔校草霸上失憶女 意沁墨
林平之知道西门吹雪现在不好受。
不过他也看不到哪去。
穿越之豪門男婦難作為
西门吹雪那一剑,让他的伤势比西门吹雪要重。
甚至他的肋骨,都被西门吹雪的剑,划出一道剑痕。
“西门吹雪,你好心计!”
漫天飛舞的蒲公英,傾聽愛語
林平之咬牙说道。
别看西门吹雪高冷。
可是他的剑,却很嗜血!
“彼此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