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441章 百年春秋(1-2)熱推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千奇百怪的凶兽,让魔天阁众人犹如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他们在峭壁上,欣赏了许久,一言不发。即便是极为了解凶兽的孔文,在看到这漫天满地凶兽时,亦是分辨不清,认不全。
蒋动善说道:
“这里的地形很复杂,都被藤蔓,树木遮住了。凶兽极多,即便是世上最精通凶兽图谱的高手来了这里,也只能晕头转向。”
小鸢儿嘀咕道:“那是因为七师兄不在。”
蒋动善回头看了一眼,那早已生得美丽不可方物的大姑娘小鸢儿,笑道:“你可能还不够了解执徐。”
“我不需要了解,我了解我七师兄就行了。”小鸢儿说道。
“……”
这就没法沟通了。
脑残粉不可理喻。
蒋动善自然不会把这种想法写在脸上,于是转头看向陆州,也许这位带头的能说句理性的话。
但没想到——
陆州点了下头说道:“若老七在,眼下这些凶兽,又算得了什么。”
“……”
蒋动善把刚到嗓子眼里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孟长东长叹道:“是啊,七先生博闻强识,过目不忘。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认真之人。可惜啊,天妒英才!”
蒋动善心中一动。
捕捉到了孟长东的用词,不敢随意插嘴。
待众人感叹得差不多之后,陆州问道:“这长满藤蔓的,便是执徐天启?”
“没错,在天启的对面,有一块墓地,占地十里,是王子夜镇守之地。王子夜乃是神尸,活着的时候,掌控天下凶兽。要想进入执徐,必须过他这一关。”蒋动善说道。
“你以前来过?”陆州问道。
蒋动善点了下头。
陆州没有继续追问,而是下令道:“陆吾。”
陆吾纵身飞起,朝着凶兽群俯冲而去,不计其数的凶兽,纷纷散开。
轰!
陆吾落地,震开上百头凶兽,抬头仰天:“嗷————”
音浪翻涌四周。
皇者之威,将兽王一下的所有凶兽喝退,如同潮水般,掉头便跑。
蒋动善:“这……”
没等他反应过来,陆州脚尖轻点,身轻如燕,朝着执徐天启掠了过去。
其他人踏入空中,紧随其后,飞掠而去。
在陆吾的开路之下,那些凶兽四散而逃。
这时,英招发出一阵急促的叫声,昭月奇怪地拍了拍,看向海螺,说道:“它在说什么?”
海螺提醒道:“凶兽靠近了,它让我们小心太虚圣凶。”
蒋动善说道:
“不会有圣凶,圣兽倒是有可能。”
陆州停了下来,看着那密密麻麻,攀爬入天际的藤蔓,说道:“为何?”
蒋动善道:
“王子夜的气息,可以驾驭万兽,生前就是万兽之神,死后葬在执徐。圣兽以上的凶兽,难免会敬畏三分,不会轻易靠近这里。就像……”他回过头看了一眼高傲的陆吾,“兽皇陆吾,皇者之威,方圆万米区域,不会有其他兽皇靠近,会形成天生的领域。一山不容二虎,又何况兽皇?”
这个解释很合理。
众人听得点头,继续前行。
郁郁葱葱的树林和参天古树,是这里的主基调。
魔天阁众人穿插于林间,有些古树的树叶都要比人还大。
唰————
古树上的藤蔓像是巨蛇一样,游动了起来。
“我去!树要成精了!”明世因指着那抽走的藤蔓。
蒋动善道:“植物不可能会动的,这些都是阵法,小心就行。”
陆州脚尖轻点白泽,虚影一闪,来到众人的上方,掌心向前,五指成山,太虚金鉴照耀前方。
蒋动善惊讶道:“太虚镜?”
“你认得此物?”陆州俯瞰道。
“太虚镜本来是太虚里的东西,本是一件不入流的东西。不过前辈手中的太虚镜,似乎不简单。”
废话,升级了这么多次。
“太虚的东西?”陆州皱眉。
蒋动善连忙圆话道:“现在必然是前辈的。我的意思是说,九莲世界本就是以大地为中心裂变而生。”
陆州没有再说话。
众人飞速前行。
在太虚金鉴的照耀下,所有的陷阱和阵法一览无余。
孟长东左右观察,微微皱眉:“以万物为阵,以山川河流为辅,妙啊!我们已经在阵中了。”
金鉴的光芒,将山川树木的筋骨都照了出来。
“阁主!!”赵红拂提高声音。
“讲。”陆州道。
“小心幻阵。”
陆州带头停了下来。
金鉴照射前方。
他们看到了树木与树木之间,像是出现了一层淡蓝色的薄雾似的。
这让他们想起了魔天阁的屏障,这幻阵,竟像是屏障似的。
魔天阁减缓了速度。
穿插于林间,小心翼翼地前进。
他们走了很久,也没有抵达执徐天启。
总觉得飞不出林区似的。
他们爬升高度,眼前的画面始终如一,前方是执徐天启,下方是一望无际的庞大树林。
淡蓝色的迷雾环绕,宛如仙境。
“停。”
陆州抬手。
“师父,怎么了?”
陆州看了下个人面板,寿命一栏,正在降低。
精华都市言情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笔趣-第1441章 百年春秋(1-2)熱推
起初还以为是什么阵法在吸食他们的寿命,陆州祭出镇寿桩,稍稍感知了下,镇寿桩内部的寿命并未减少。
“我们闯入了时间古阵。”陆州淡淡道。
众人一惊。
蒋动善皱着眉头道:“时间古阵?”
他踏地向上!
明世因见状道:“把我们带进陷阱,还想走?!”
嗖!
明世因驾驭穷奇追了上去。
蒋动善回身道:“我是要看看环境,不是要走!”
“我不相信你!”明世因道。
蒋动善来到上方,环顾四周。
他们飞行了许久,竟还在原地打转。
蒋动善面色凝重,降低高度,说道:“不只是时间古阵,那么简单,还有空间。”
孟长东道:“空间古阵?”
蒋动善摇头道:“我就说过不能来!”
“还不是你带的路?!”明世因皱眉道。
“我……”蒋动善本想解释,但觉得没意义了,“现在得想办法离开这里。”
明世因无奈道:“我们躲过了幻阵,却躲不过古阵。还真是会玩。”
众人见陆州一直没开口说话,像是在思考什么,纷纷看了过去。
于正海和狴犴纵入空中,立于左边,虞上戎和吉量立于右边。
陆州目不转睛地盯着面板上的寿命数字,说道:“时间流速大约是一百倍。”
“一百倍?”
“这与镇寿桩造成的效果完全不同。换句话,我们在这里度过一年,阵外,便是一百年。”陆州淡淡道。
众人心生惊讶。
莫说是百年,十年便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又遑论一百年。
小鸢儿委屈道:“师父,得想办法出去啊!我不想变老!”
“……”
在场之人,最没发言权的就是小鸢儿,实力提升最快,拥有的寿命最多,就算全老死了,也轮不到她。
明世因回身一转,抓住蒋动善,说道:“是你带的路,你不出出主意?”
蒋动善道:“我也在阵里!”
陆州摆手道:“好了。”
明世因松开手。
陆州再次取出太虚金鉴,附着天相之力。
嗡————
金鉴照耀四方。
山川大地,林间,空气,藤蔓里,到处都是蜘蛛网状的阵纹,每一片树叶,每一个花花草草上都刻着精致的字符符印。
孟长东看得连连摇头。
“此阵,超出了我的认知之外。”
金鉴只能辨别虚实,探出真伪,却无法帮助他们破阵。
陆州收起金鉴,观察四周的变化。
这时,虞上戎露出淡淡的微笑道:“正是因为时间和空间古阵的叠加,使得这里的元气前所未有的浓郁。这反而是一个修炼的绝佳场所。”
“对啊!”诸洪共拍了下手道,“在这里修炼一天,等于实实在在修炼一百天!”
除了有些昏暗,这里的环境也不错,比之前的沙漠,或者阴暗潮湿的地方要好的多。
“二师兄,不担心寿命?”叶天心抬头问道。
虞上戎轻轻拍了下吉量的后背。
跳了下来。
吁——吉量叫了两声,原地盘旋,身上冒起一道道的光华,大量的生机被他吸收。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半个时辰,吉量马停了下来。
“这……这是在干什么?”诸洪共惊讶地道。
孔文惊叹地道:“补充寿命!”
“补充寿命?”
“每一种极品的凶兽都有一种特殊的能力,人类从它们的身上获得命格之心,也是为了获取能力。这吉量马的能力,就是补充寿命。”孔文说道。
虞上戎点点头:“没错。”
补充一次,百年时间。
君子国人本来就短寿,这么一想,吉量马和虞上戎简直绝配。
本来个个愁容满面,现在反倒是越发兴奋了起来。
陆州说道:“你们打算在这里修行?”
“师父,还是您来决定吧。”于正海说道。
众人看向陆州。
陆州点了下头说道:“时间和空间古阵叠加,实际效果要比镇寿桩强百倍不止,这的确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不过,也要想办法破开阵法。”
“阁主言之有理,别到时候百年过去,我们还要继续困着。”孟长东看向赵红拂,“我和红拂姑娘,研究一下。”
“好。所有人不得离开太远。”陆州说道。
众人齐刷刷躬身:“是。”
时光如梭。
执徐天启的南方的山峰之上,出现了大量的银甲卫。
“执徐天启有凶兽的叫声,应该是有人闯入。”
“应该是闯入了上古时间大阵。”
“我们要进去解决他们吗?”
“即便是道圣亲临,也解决不了时间大阵。只怕是相当一段时间,他们出不来了。将此事向圣殿汇报。况且,没人亲眼看到。还是小心为上,失衡现象持续期间,守好天启之柱。”
“是。”
……
从此,未知之地进入了相当一段时间的平静状态。
三千银甲卫折损了一批人之后,便开始到处搜寻。玄黓殿玄甲卫也跟着到处寻找。太虚的修行者,为了维护天启,足足在未知之地布置了长达十年的巡逻。
十年后。
羲和殿中。
一道日光和一道月光冲天而起。
日月星轮照耀天际。
众多的蓝衣侍女从四面八方掠来,伏地跪拜:“恭喜主人,贺喜主人成功踏入大道圣之境。”
蓝羲和虚影一闪,出现在大殿前方。
她的五官一如既往的精致,清冷。
她的目光一扫,看向众人说道:“起来吧。”
众人纷纷起身。
日月星轮飞了回来。
天际出现了一道白发苍苍的虚影。
“羲和,你终于踏入大道圣了。”那老者说道。
“多谢欧阳先生。”蓝羲和点头道。
“但是,你还要再接再厉。你拥有太虚种子,他日必成至尊。可千万不能浪费自己的天赋。”欧阳老者说道。
蓝羲和点了下头,岔开话题问道:“未知之地现况如何?”
欧阳老者说道:“失衡还在持续,圣殿派了三千银甲卫,玄黓殿派了三千玄甲卫,守护天启之柱。目前来看,还算平静。”
一旁的侍女说道:
“这十年还算平静。就是……就是……”
“说。”
“白塔无人坐镇。”女侍说道。
蓝羲和微微皱眉:“叶天心还没回来?”
女侍摇头。
蓝羲和想起了陆州,说道:“也许陆阁主还在计较着重明鸟的事。”
女侍嘀咕道:“都说女人斤斤计较,男人计较起来,比女人还可怕。”
蓝羲和蹙眉叹息道:“重明鸟的事,终究是我的责任。陆阁主因此失去了一个徒弟。他可以恨我,也应该恨我。”说着,她抬头看向欧阳老者,“欧阳先生,可有陆阁主的线索。”
欧阳老者闻言,摇了摇头:“十年来,毫无消息。”
一边说着,一边心道:就这样下去,最好别让人找到,包括那个不要脸的解晋安。
他看着陷入思索的蓝羲和,连忙打断她的思绪道:“这些事,自有圣殿去管。一个小小的叶天心而已,不用挂在心上,平衡者没了,可以重新培养。失衡现象只怕还要持续很久。”
蓝羲和点头:“嗯。有劳欧阳先生,帮我打听打听。”
“好。”
打听个锤子。
虚影一闪,欧阳老者消失了。
……
执徐天启。
时间古阵中。
陆州选择了“九重山皇蝎”作为第二十一位置的命格。
他感受着空中流动的元气,空气,以及花草树木的芬芳,一切都像是潺潺流水似的,过得很快,又轻快动人,仿佛奇经八脉都变得躁动起来。
他看着眼前的金莲命宫,选择了“佩印格”,嵌入九重山皇蝎命格之心。
轻轻一摁。
咔。
那棱角分明,宛似明珠的命格之心,进入了命宫之中。
命格开启。
陆州盘膝而坐,观察着命宫的变化。
这是名副其实的百倍速度,比镇寿桩要来的真实。
那一阵阵的割裂感,令他热血躁动,精神亢奋。
PS:求推荐票和月票,时间类跨度,为了更好推进剧情,太虚这卷,前面都在铺,也是为了后续情节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