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 起點-第兩百一十五章 喂藥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意识到久儿可能真的生气了的墨君羽,赶紧拉着她的手,讨好的说道:“能,当然能,久儿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我只是怕久儿走来走去会累着。”
说着话,手中还不老实,抓着凰久儿的手又是捏一捏,又是摸一摸,还放到鼻翼下闻了闻,“久儿这么迫不及待的来见我,是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想我了。”
他可是真的想她了,这几日满脑子都是她,在他快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想的也是她,仿佛就又有了动力。
他的久儿还在等他,他怎么能放弃。
所以他赢了,他带回来了辰前辈让他去取的佛陀果。
看着面前的小女人,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凰久儿动了动唇,原本是想要责备几句他的不辞而别,但是视线对上他含情似水的眸子,心中不自觉的就柔和下来,顺着他的话,“是啊,我很想你。”
墨君羽微愣,久儿居然答的这么干脆,他感觉好高兴,唇角又不自觉的扬起。
凰久儿坐下,“你这几天去哪里了?”似是不经意的,随口一问。
墨君羽也跟着坐下,垂眸看着自己手中的小手,把玩着,似乎玩的起劲,“去取了样东西。”
超棒的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兩百一十五章 喂藥分享
他的声音轻而谈,听不出任何问题,但越是这样,越让人怀疑。
凰久儿可是向辰叔叔打听过了,那东西可是很难取,甚至还有生命危险。
可是,他居然说的这么风轻云淡。以他的德性,如果真是这么轻松,他反而会在她面前卖一波惨,走一道悲情路线。
除非……那事,是真的很危险,危险到需要以命相博。
但是,凰久儿也没有直接问出来,既然他不想说,她就会用自己的办法知道。
“取什么东西,比我还重要吗,居然连声招呼都不打。”凰久儿小嘴微撇,佯装出不悦。
“是我的错。久儿你想怎么罚我都行。”沒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立刻认错,不得不让人怀疑,做了亏心事。
“真的什么都可以?”凰久儿扬眸,一脸天真。
“当然。”
“那我让你脱给我看。”
冷不丁的一句话,差点没将墨君羽吓死。他尴尬的咳了又咳:“久儿你……这样不好吧?”
“怎么?你不肯?”凰久儿生气,小脸气鼓鼓的。
墨君羽捏了捏她鼓起的小脸,嘴角溢出一丝愉悦的笑,“好啊,但是,不能只有我脱,久儿也得脱才行。”
“这…”凰久儿犹豫着神色,小脸都快纠结成一团。
“久儿要是为难,那不如改日。”墨君羽好心建议,一副不为难她的神情。
可,凰久儿却心一横,“好。”
这下轮到墨君羽犹豫纠结了。原是想让久儿知难而退,没成想久儿居然答应了。这真是骑虎难下,下不了台了。
“咳咳,久儿你可想好了?这可是关呼女儿家的名节。”墨君羽不死心再次确定,但他越是这样,就越是觉得可疑。
“想好了。”凰久儿答的干脆,小手更加干脆,作势就去解自己腰间的腰带。
她可真是豁出去了,牺牲自己的色相,就为了套出墨君羽的秘密,悲催的。
墨君羽大惊,连忙慌乱的按住她的手,“久,久儿,我,我还没沐浴,等我沐浴完了再来可行?”他可真是慌了,说话都开始不利索,结巴都跑出来了。
这个家伙居然还不说出来,这么明显了当她傻子吧。
“行,我正好也没沐浴,跟你一起。”
“这……怕是不妥吧。”虽然他很想,但是,不是现在这个时候。
“墨君羽!”凰久儿气急,瞪着他,一双雾眸染上些许委屈。
她很担心他,他难道不知道吗?
什么都不告诉她,就以为她不知道了。
刚刚破门的那一刻,第一眼她就已经将屋内的情况看清楚了,虽然他动作很快,但那一瞥还是让她瞧出不寻常。
眼神再过到屏风上搭的衣服时,掩藏在下面里衣上那一点焉红,她也瞧见了。
这些都告诉着她,墨君羽应该是受伤了。她现在只想知道他伤到哪里,伤的严不严重。
她也好为他疗伤啊。
她也知道这个家伙瞒着她是怕她担心难过,但总好过她一直猜来猜去,彷徨不安啊。
凰久儿气的泪珠儿一直在眼里打转,这可急坏了墨君羽。
他慌手慌脚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有不停的安慰,“久儿,你别哭,我真的没事,只是一点小伤而已。是我不好,我不该瞒着你。你惩罚我吧。”
“好,我惩罚你。”
“嗯,你怎么罚我都……”
墨君羽话音未落,凰久儿就送上了自己的粉唇。
阔别几日,心中的担忧以及思念都化为这深深的一吻。
墨君羽感觉自己越来越把持不住,想要结束的时候,突然一阵困意袭来,让他陷入了混沌之中。
凰久儿扶住他,唇畔缓缓勾起一丝狡黠。
哼!跟姐斗,你还嫩的很,五千年的时光可不是白活的。
小小的一个昏睡决就搞定的事情,愣是废了她那么多口舌。
怪只怪这个家伙不配合,自己乖乖扒了不就得了,非的让她亲自动手。
凰久儿将墨君羽扶到床上躺好,就开始脱他的衣服。
第一次干这事……不对不对,前几日扒过一次,但那次她只扒了一点点,不作数。所以这才是第一次。
第一次扒,她其实还是有些激动,手都有些颤抖。
但是,当她将他的上衣扒开,就看到他身上缠着的厚厚的绷带,在腰上的位置。绷带上早已又染红了血迹,看上去触目惊心。
凰久儿鼻子一酸,强忍住想要落泪的冲动,小心翼翼的将绷带解开。但是当她看到他腰上的伤口时,再也忍不住,豆大的泪珠不停的往下掉。
这么深的伤口,那得多疼啊,这个家伙居然还一声不吭的跟她开玩笑。真是的,要是弄不好留下疤痕可就难看了。
凰久儿指尖溢出一丝紫绛灵力,拂过他的伤口,那伤口竟开始缓慢的愈合。
他的伤口有些深,愈合的速度也有些慢,凰久儿就这样为他治伤,一直持续了半个时辰,那伤口才完全愈合,连一点疤痕都没留下。
她又为他检查了一下看有没有内伤,还好,虽有些小震荡,但问题不大,喂点灵药就可以了。
但墨君羽睡的沉,怎么喂呢?嘴对嘴貌似不错。
于是,她将灵药扔进自己口中嚼碎了,再俯身含住他的唇,将药送进他口中,吹了口灵气,那药就顺着他喉咙滑落。
只是,这唇上的味道好甜,凰久儿吻了一口又一口……
最后,满足了,像只餍足的小妖精,抱着墨君羽,躺在他臂弯里,慢慢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