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兩百六十六章 家風不正推薦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下午四点多,虽然金陵城街上依然十分热闹,人来人往的,但太阳已是渐渐偏西,许多人已是赶着出城了。
张进、卫书他们买好了几本考题,也是出了这文轩堂,然后张进拱手笑道:“卫兄,天也不早了,该回去了,多谢卫兄引领着到处游玩,今日就到这里吧,我们改日再聚!”
卫书也是拱手还礼道:“张兄,要不明日几位再来我家里,一起研究讨论一番这书院的考题,如此有来有往,朋友之间才显的亲近嘛,张兄你们觉得如何?”
卫书这话说的是不错,朋友之间有来有往,情谊才会更加深厚,更加亲近了,既然张进他们和卫书交朋友,自然也该有来有往了,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可是,那卫家比较复杂的情况,张进实在是不想多去卫家了,免的招惹了什么是非麻烦,所以此时面对卫书的邀请,张进却是犹豫迟疑了。
“这”张进迟疑了一瞬,也没直言拒绝,只是笑道,“卫兄,你也知道,我们这次来金陵城是来参加乡试的,为了这三个月后的乡试做充分的准备,再加上一个月后的书院考试,恐怕是没什么时间出来闲逛了,大多数时候恐怕都要待在那租住的地方读书了,就是今日也是我爹宽松放纵,这才允许我们出来游玩一天了,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那可就不知道了!”
张进这话说的也是事实,但也算是婉言谢绝了卫书的邀请,只是这借口理由找的太正当了,让人听起来是这么回事儿了。
可卫书闻言,神情微动,看着张进那温和歉意的笑容,又看了看那梁谦、方志远都是低着头一脸歉意的样子,他心里瞬间好似明白了什么,不由轻叹了一口气,看来他们也是听说了他家的名声了,所以不愿再来卫家了?
卫书想明白这点之后,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也不好勉强张进等人,依旧笑道:“那也罢了!还是乡试要紧!既然张兄你们要在家里读书,那也只好我时不时地去找张兄你们了,希望张兄你们不要嫌我叨扰才是啊!”
张进看了他一眼,见他确实没有什么恼怒介意之色,不由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说实在的,卫书这样的朋友,他也愿意结交了,只是那卫家实在麻烦,能不上门还是不去的好。
然后,张进热情地笑道:“哪里会叨扰,卫兄能来家里,那是欢迎之至!正好,我们可以一起交流交流读书的心得学问了!”
卫书点了点头,轻笑了一声,再没多说什么,就又是拱手道:“那就如此了!张兄、方兄、朱兄还有梁兄,那告辞了,我先走一步了!”
张进等人忙都是拱手笑道:“告辞!卫兄好走,我等也回去了!”
卫书又是笑着点了点头,就转身走了,汇入了人群中,渐渐不见了踪影。
张进他们目送着卫书离开,直到再看不见卫书的背影之后,那朱元旦就忽的叹道:“师兄,这卫书邀我们去卫家,我们这样拒绝,是不是不好?人家卫书待我们真的挺真诚了,我们这样拒绝,是不是有些寒了人家的心呢?卫书刚刚说的也没错啊,做朋友嘛,自然是有来有往的才好啊,才显的亲近!”
听他如此说,张进不由瞥了他一眼,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胖子说这话是不是还想着去卫家见那九小姐了?所以才说这话了,毕竟要是他们不去卫家的话,这胖子也没机会见到那卫家九小姐了。
不过,此时梁谦也在,张进也不好说什么拆穿这胖子的小心思了,所以只是瞥了他一眼,就懒的搭理他了。
倒是那梁谦沉吟一瞬,摇头叹道:“卫书自是一个可以结交的朋友了,但卫家我们还是少去的好!这卫家的名声,听我爹说可不怎么好!而且,前两日我们去卫家登门找卫书的时候,可是惹出了一番是非麻烦了,那卫家的下人嚣张无礼的很,我们去卫家找不自在吗?还是算了吧!还是不去的好,免的再招惹什么是非麻烦了!”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起點-第兩百六十六章 家風不正看書
朱元旦不由无言,嗫嚅了下嘴唇,却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张进也不理会他,看了看天上偏西的太阳,就道:“好了!不说这个了,这天也不早了,我们也出来一天了,该回去了,走吧!”
然后,他们几人也是离开了这文轩堂前,汇入了人群中,往金陵城西城永家巷而来。
而另一边,卫书一路上想着张进他们刚才一脸歉意的样子,不由面露苦笑,回到了家中,看着这面上气派不凡,里面却被分隔成一块块的卫宅,又不由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他暗自想道:“这卫家,就是我这卫家子孙有时候都不想多待,想要出去喘口气,也难怪张兄他们不愿意来了,唉!也罢!也不好强人所难了,以后只好我常去张兄那里了,至少张兄他们还是认我这个朋友了,唉!”
虽然如此想着,但卫书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硬着头皮地进了卫家,往自己住的小院过来了,毕竟不管这卫家再如何不堪了,他也都是卫家子孙,这里是他的根,他不回到这里又能去哪儿呢?
而这路上,却恰巧遇见了正要出门的卫老爷子了,卫老爷子不由唤住他笑问道:“听你爹说,你今天和那从石门县来的张进几个年轻人去到处游玩了?怎么样?还玩的高兴吧?什么时候把他们也邀请到家里来玩了,去年见了几面,那位张秀才看着品行还是不错的,想来家里教养也错不了!再说,那张进他们也有才学,去年童子试就拿了头名,想来将来前程差不了的,以后要是他能够中举中进士了,你多交这样几个朋友对你有好处!而前两天他们来家里,我又没在家,没见到面了,你再邀他们来家里,正好我也见见!”
闻言,卫书不由无言,苦笑道:“祖父,我今日倒是邀请了,可是人家托借口说要在家里读书,为乡试做准备呢,不愿来家里了,我也不好勉强为难人家,只好以后常去他们那里看看了!”
顿时,卫老爷子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微皱了皱眉头,瞬间也是想明白其中的缘故,不由他沉默了一瞬,随即摇头长叹道:“家门不幸!家风不正啊!这家风不正,人家正经的人家都不愿意上门了,近几年愿意来卫家登门的人可是越来越少了,是卫家连累你了,唉!”
说完,卫老爷子就是神情落寞,负手离开了,再没多说其他。
卫书也是无言以对,看着卫老爷子离开的背影,他也是苦笑摇头,心里复杂难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