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 txt-622.大凶四現推薦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妖魔哪里走
关于长生不死药,刘福和刘禄兄弟知道的不多,因为这是那一支拜圣火教的机密,他们只是暗地里与祯王诉说过。
祯王信了!
他不光信了,他还带上了当时祯王府的高手陪同拜圣火教教徒进入了十万大山!
桓王看向王七麟:“你信他们的话么?”
王七麟断然摇头:“绝对不信。”
桓王笑了起来:“不错,本王也不信。”
刘禄叫道:“王叔,这是真的!我们可以发誓,这是……”
“本王跟你们的爹,认识了四十五年!”桓王打断他的话,“所以本王对他的了解,不一定比你们这些朝夕相处的父子会浅。”
“据本王所知,你们的父王性子有两个特点。”
他竖起一根食指:“第一是很谨慎,万事以稳妥为主,哪怕牵扯到国运都是如此,所以他从入主西南开始便力劝你们太祖皇帝爷爷与西南诸国媾和,他不想冒险与这些小国开战。”
桓王又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则是怕死,他特别在意自己安危,看你们祯王府修建的比我桓王帅帐大营还要坚固,简直就是锦官城的城中城!”
“所以,你们现在与本王说,你们父王竟然在听一群西域人说十万大山中藏有一座古王墓,古王墓中有一枚长生不死药,然后他就去了?”
说到这里桓王冷笑了一声:“即使是本王也不会这么莽撞,何况你父王!”
刘福绝望的说道:“但这是事实!王叔,我们怎么敢欺骗您……”
“怎么不敢?”桓王冷声道,“刘福,你假扮你父王已经有些年头了吧?本王几乎每年都能见你,竟然从未发现异常——”
“你!很!厉!害!”
这个评价是他咬牙切齿说出来的,真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往外蹦。
火熱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笔趣-622.大凶四現相伴
刘福听到后吓得面色惨淡,他知道这是自家王叔动了杀心的反应。
王七麟也是纳闷:“祯王这些年虽然深居简出,可是终究得见老朋友,你怎么能瞒过大家?这是什么易容术?”
刘福苦涩一笑,说道:“这是东瀛人的一门玄术,以血脉为引,可以让人变得与先祖一样,他们那里的大名规定麾下武士并非世袭制也没有嫡长子继承制,武士们一旦死去,那所享受的……”
“算了,东瀛人的小玩意儿,不必多说。”桓王很粗野的挥挥手,“你爹是被你们害死的吧?”
刘福被这话吓得亡魂丧胆:“不是啊,王叔,我们怎么敢害死父王?”
“不错,王叔,我们只是找不到父王了,担心陛下收回我们祯王府对蜀郡的管辖,所以便只好出此下策!”刘禄解释道,“我们也很无奈啊。”
桓王不耐的说道:“这些话与陛下去说吧,你们关于十万大山和长生不老药,还知道多少信息?”
刘福和刘禄对视一眼,很沮丧的摇头:“一点不知道,当时拜圣火教的人和我父王之间交流都是背着我们进行的,后来父王将长生不老药的存在告知我们,但却要我们立誓不准去山里调查这东西。”
“好像这东西很邪门,我父王不知道为何,却一定要去寻找它。”
桓王哼了哼:“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长生不老,你父王这辈子最大的念想就是这个了。”
王七麟凝视两人,忽然说道:“王爷,卑职认为他们没有说实话。”
刘福和刘禄面色大变:“王七麟,休要挑拨……”
“闭嘴。”桓王抬起手,两人顿时噤若寒蝉。
他看向王七麟问道:“王大人是什么意思?”
王七麟想了想,说道:“王爷或许不知道,祯王失踪之后,王府开始肆无忌惮的勾结东瀛人霸占水道、四处抢掠百姓的财产和人员,他们还想从唐门得到什么宝船,目的是组织军队攻上东瀛,割据东瀛为王!”
刘福和刘禄顿时反应激烈,一个额头青筋跳动、一个脸上肌肉抽搐。
他们惊骇的对视一眼。
他怎么会知道我们的秘密?
娘辣隔壁的有内鬼!
王七麟说道:“本来卑职得知他们目的后很是疑惑,他们怎么会想要去往东瀛岛这地方呢?”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妖魔哪裏走討論-622.大凶四現讀書
“根据卑职所知,东瀛岛面积还不如蜀郡大,物产除了鱼虾蟹这些海鲜外更是远远比不上蜀郡,并且这岛屿终年多灾难,飓风、海啸、火山、地震,大为常见!”
“须知这蜀郡几乎是他们祯王府的天下,陛下很少管这里,那他们为何放着富饶的蜀郡不留,要去贫瘠且遥远的东瀛岛?”
刘福冷静的说道:“因为我们想以王叔为表率,为我大汉开疆拓土!”
王七麟冷笑道:“这话你们说出来不嫌寒碜吗?你把我和王爷当傻子糊弄呢?”
轻蔑的评价一句,他又对桓王拱手:“王爷,本来卑职以为祯王是不想被陛下管辖,所以想找个地方彻底的自立为王。但卑职当时有一点搞不清楚,这祯王年事已高,他即使能离开九洲去外面一座岛屿当皇帝,又有什么意义?”
“狐死首丘,落叶归根,他这个年纪应当想要留在九洲才对!”
“现在卑职明白了!”他重重的点头,“想要去割据为王的不是祯王,而是诸位郡王,郡王们恐怕是做了什么事,很担心会被陛下严惩,所以要离开九洲,去一个陛下和大汉够不到的地方!”
“那他们可是大汉宗亲,做了什么事会被陛下严惩呢?”
王七麟阴沉沉的看向两人,拿出了从徐大身上学到的扣屎盆子把戏:“正如王爷所推断那样,祯王恐怕不是自愿去找长生不老药然后失踪,而是被某些人害死了!”
刘福大怒,吼道:“王七麟!你血口喷人!你竟敢造谣污蔑我天潢贵胄子弟?该当何罪!”
刘禄也说道:“这般大逆不道的话也敢说?王七麟,你找死!”
桓王冷冷的说道:“怎么了,说到你们痛点了?一个个怎么这么激动?”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妖魔哪裏走 愛下-622.大凶四現熱推
刘福急忙对他抱拳行礼:“王叔,小侄是你看着长大的,你不能听他一介贱民胡言乱语!”
桓王听到这话忽然叹了口气,他喃喃道:“是啊,我是你们叔叔,你们两个都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们本是一家人呐。”
刘福眼眶含泪,重重点头。
桓王又说道:“无论你们做了什么,本王不追究了……”
“多谢王叔。”刘禄大喜。
桓王瞥了他一眼说道:“不必道谢,本王不去过问你们对你们父王做了什么,这些事交给陛下去处置吧,他才是九洲共主。”
刘禄脸上的喜色凝滞了。
桓王说道:“好了,王大人既然查到了他们违反国法的证据,那便让青云子送他们去见陛下,至于你,陛下另有安排。”
王七麟讪笑:“卑职实在没什么才能,陛下若有重托,卑职怕是会让陛下失望。”
桓王摇摇头道:“这与本王无关了,本王只是来传密旨。”
说到这里他问刘福和刘禄道:“你们两人要听听陛下的密旨吗?”
刘福兄弟反应过来,急忙抱拳告退。
一个汉子走上来,一手抓着一个人的肩膀,将他们带着飞上岸边。
桓王走进船舱,在窗户处坐下,面色阴翳:“王大人有没有注意到,从去年冬天开始,九洲上下气候异常的很!”
王七麟点头:“去年冬天,北方雪灾、南方低温,今年入春,北方大旱、南方少雨……”
“南方也是大旱。”桓王说道。
王七麟沉默下来,然后问道:“是不是九洲内外旱魃四起?”
旱魃四起,则天下大旱。
桓王摇头,拿出一本册子递给他:“陛下秘传给本王的,你可以看。”
王七麟接过册子打开,然后当头第一句就有字不认识:鱄鱼。
第一页写的是长安城,说了长安城渭水上的打鱼人在今年频频见到一种怪鱼。
这鱼个头很大,像成年男人那么大,样子则与鲫鱼相似,宽宽胖胖,可是身上却长着猪毛,有渔民撒网不小心捕捞到了它,将它拔出水面的时候听到它的叫声也和猪一样。
王七麟皱起眉头,脸上表情沉甸甸的。
看起来他是看懂了册子上的信息,所以很忧虑。
桓王说道:“王大人应该知道,他们看到的是上古异兽鱄鱼,而鱄鱼出现时,天下便会大旱。”
“你继续往下看,东北州也遇到了一些异兽。”
王七麟翻开第二页,上面记述的则是东北州奴儿干地区发生的事。
新年第一天,奴儿干有一群鸟出现在一座衙门的屋顶上,这些鸟长着人脸有四目,脑袋两边还有耳朵,它们出现后发出叫声,随即满城家禽飞禽都开始叫,气势汹汹的叫。
看到这鸟相貌的描写,王七麟便认出了它们身份,脱口而出道:“《山海经·南山经》说‘有鸟焉其状如袅,人面四目而有耳,其名曰顒,其鸣自号也,见则天下大旱’!”
桓王沉重的点头:“不错,正是顒鸟。”
王七麟一步步往下翻阅。
第三页记述的则是太华山上有个门派叫持剑门,也是大年正月里头,持剑门弟子发现了一种怪蛇,这蛇长脚也长着翅膀,正是名为“肥遗”的上古异种。
肥遗一旦出现,便预示将有大范围的旱灾。
第四页记述的则是东南州的闽地,这里的修士们发现了鵕鸟。
这是一种形状像鹞鹰般的猛禽,长着红色的脚和直直的嘴,身上是黄色的斑纹而头却是白色的,发出的声音与鸿鹄的鸣叫很相似。
同样,它们在哪个地方出现哪里就会有旱灾。
这也是《山海经》中记述的凶禽:“鼓亦化为鵕鸟,其状如鸱,赤足而直喙,黄文而白首,其音如鹄,见则其邑大旱。”
后面出现了他的家乡,并郡在上个月也发现了一种凶禽。
它们如同报丧鸟一般,却长着人的面孔还拖着一条狗尾巴,叫声好像人在打招呼,发出的声音是‘喂喂喂’,这是《山海经》中记述的另一种凶禽——蜼鸮。
和前面的凶禽凶兽一样,蜼鸮在哪个地方出现哪里就会有大旱灾。
看着他眉头越皱越紧,桓王叹气道:“还有的没有记述上呢,东海之滨有人捞起了一些怪鱼,它们只有一只眼睛,身体薄如牛皮,身上有许多斑点,出水之后能发出‘呕呕呕’的叫声,这是什么,王大人应当清楚吧?”
王七麟想了想说道:“偏口鱼?”
桓王愕然问道:“偏口鱼是什么鱼?本王说的是女烝山鱼!”
“《山海经·东山经》中不是记录了这种异兽吗?‘女烝之山其上无草木。石膏水出焉,而西注于鬲水;其中多薄鱼,其状如鱣鱼而一目,其音如呕,见则天下大旱’……”
王七麟说道:“呃,本官却是听说这海洋中有一种鱼也是长得很薄,只生有一只眼睛,它们叫做偏口鱼,还一种叫多宝鱼,都是差不多的样子,也都差不多好吃。”
桓王听了这话露出几分钦佩之色:“王大人真是好胆量,什么也敢吃吗?这女烝山鱼也能吃?”
王七麟讪笑,他觉得自己可能跟对方说劈叉了。
桓王又自顾自的说道:“滇南一带也发现了会导致大旱灾的异兽,我们士兵发现的是獙獙,已经被本王带兵给绞杀了,本王请不少高手看过,确认了它的身份确实是獙獙。”
獙獙这种异兽长得跟狐狸很像但生有翅膀,能跑能飞,《山海经·东山经》记载:“有兽焉,其状如狐而有翼,其音如鸿雁,其名曰獙獙,见则天下大旱。”
王七麟说道:“九洲各地频现能导致旱灾的凶兽,看来情况很不妙了。”
桓王沉重的点头:“还好,蜀郡之内还没有发现这些上古异兽,不过蜀郡各城池今年情况也很不好,山中有过几次大雨,可是百姓居住之地却同样在闹旱灾。”
“等等,”王七麟忽然一愣,“蜀郡也闹了旱灾,但是蜀郡没有发现类似獙獙、女烝山鱼之类的凶兽?”
桓王道:“不错,从陛下给本王的密讯来看,确实没有这些凶兽出现。”
王七麟摆摆手道:“不对不对,王爷,你说这些凶兽出现之后,都被人给发现了,它们特意去让人发现的,对吗?”
桓王以为他有所发现,急忙点头:“对,这有什么问题?”
王七麟想了想说道:“赶紧问刘福和刘禄,蜀郡恐怕也出现了这些异兽,而且还被他们给养了起来!”
他想起了去祯王府做客时候听到的牛吼,当时他和谢蛤蟆猜测是夔,因为它嘶吼声如牛叫而带滚雷之音,这正是传说中神兽夔的叫声特征。
可是如今看到了这么多能预示天下大旱的凶兽,他再联想当时听到的带雷声牛吼,便下意识的想到了另一种能预示大旱的异兽:
朋蛇!
同样是《山海经》中记述了这等凶兽——《北山经》有云:
錞于毋逢之山为北望鸡号之山,其风如飚。西望幽都之山,浴水出焉。是有朋蛇,赤首白身,其音如牛,鼓腹而鸣,见则其邑大旱。
将这段记述中的重点进行摘要,它说的是北望鸡号之山有一种异兽叫朋蛇,头是红色的,身子是白色的,腹腔鼓动能发出牛吼叫般的声音,每当它在某处出现,某处必大旱!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妖魔哪裏走笔趣-622.大凶四現推薦
当日他们听到了牛吼声,但因为这声音带有雷音,他们下意识想到了夔。
实际上祯王府里养的或许根本不是夔,而是一条朋蛇!
朋蛇也是异兽,它的叫声是靠鼓荡腹部所发出,声音跟牛叫一样,而且异兽皮肤坚韧紧绷,鼓动时候会发出沉闷的响声,这响声很容易与同样会沉闷的雷音进行混淆!
支撑他做出这猜测的还有一个论据,那便是今晚一场血战,祯王府明显想要弄死他们,带来了招募的诸多高手也不惜带出了违法偷偷培养的精兵。
可是他们却没有带出夔!
按理说夔乃是很彪悍的上古异兽,战斗力惊人,有夔给他们做帮手,他们要对付王七麟一方可要简单许多。
然而并没有……
那这不就古怪了……
桓王点点头,一个大汉从河面掠过,又把刚放下的刘福和刘禄给拖上了船。
他直入主题问道:“你们祯王府是不是藏了一头朋蛇?”
刘福微笑道:“王叔何出此言?当然没有,我们怎么可能养朋蛇?朋蛇乃是上古凶兽,出现能导致旱灾呢,谁敢养这种凶兽?”
刘禄也笑道:“不错……”
“不错个屁!”桓王重重一甩衣袖,满脸恚怒,“你们把本王当成傻子来糊弄吗?就凭你们两块货能糊弄了本王?你当本王不长眼看不出你们眼睛里的慌张吗?”
“说,谁让你们养朋蛇!”
王七麟冷静的说道:“二位郡王,你们抵赖没用,王爷可以去你们祯王府查证,若是你们王府中养有凶兽,那查证起来并不难。”
刘禄急忙说道:“王叔,朋蛇不是凶兽……”
一听这话,桓王什么都明白了。
他一甩手喝道:“纵横驰骋!给本王摁住他们两个,本王要执行我帝王家法!”
猎猎声响起,一条带着电光的鞭子凭空闪现在他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