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起點-第三百一十章 誤會大了相伴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其实接下这一次的邀请,夏岑兮内心是有些兴奋的。
之前在法国的时候,她也跟着导师参加过几次风投会,那个时候自己从来没有想过以总裁的身份坐在那里听他们谈论,只是记着关于相关公司管理的知识,而且那个时候也是兴奋大于学习的。
这一次,不一样了。
多年后重新回到法国的她,背着建设艾希的重任,参加这样的风投会,心情必然是比之前更要沉着和稳重的。而且,她也想要看看世界名流企业在风头会上的表现。或许,自己真的是能够学到很多。
晚上。
家中的氛围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两人相顾无言。
看着夫人和少爷再一次回到了不苟言笑的状态,安姨心里也有一些着急,但也只能在旁边观看。
夏岑兮内心有些纠结,毕竟去国外参加风头会。至少要一周的时间,这么大的事情也应该和靳珩深通知一下。她低头用筷子搅着碗里的米粥,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毕竟他们二人昨天刚冷战,如果自己开口说要去国外,靳珩深是一定要多想的。
她犹犹豫豫,最终生吸了一口气,眼中带着坚定。开口打破了饭桌上的僵局。
“珩深,过两天我要去法国一趟,参加一个为期一周的风投会,也算是一种学习……”
“什么?”靳珩深也一直等着夏岑兮开口,从她进门,他就隐约感觉到夏岑兮有话要和他讲。
看着她终于开口,却没成想竟然是这么一个消息,他原本有些温度的眼眸再一次沉入了冰冷。
“法国那边有一个风投会,听说那些名流企业都要参加,我毕竟也是个新手,既然有这个机会,那我还是……”
夏岑兮!靳珩深忽然大怒,阴冷的眼光扫过了夏岑兮那张不安的脸庞。
熱門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三百一十章 誤會大了
“你就这么想要摆脱我?”他的声音如同冰窖传出来一般,阴冷而可怕。
夏岑兮蹙眉,心里早就想到了他会这么说,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忽然带了些许的愤怒,语气也没了刚才的柔软。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三百一十章 誤會大了鑒賞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三百一十章 誤會大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笔趣-第三百一十章 誤會大了推薦
“我说的不够清楚吗?这是突然的一次机会,而且我也可以好好学习……”
“学习!你需要什么学习?在法国学了那么久,现在告诉我还要回法国学习?你这一番说辞你觉得我会信吗?”靳珩深眼睛眯起,看着夏岑兮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冷意。
“我从未听说过艾希有受到国外风投会的邀请,还是说,这也是李亦铭告诉你的?”
“是不是你们二人约好了一同去法国?说学习是假,想要背着我比翼双飞才是真!”他的嘴角带着讥诮,眼中俨然已经把夏岑兮和李亦铭归为了一体。
夏岑兮本想好好和她解释,可是唯独听到这一句嘲讽之时,震惊的抬起头。
她不喜欢,甚至是厌恶靳珩深这样的眼光。
审判,讥诮,复杂。
忽然唇角一勾,眼神之中带着深深的失望。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和李亦铭背着你有些什么,是吗?”
“不然呢?别跟我说这么多年在法国,你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夏岑兮,你真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你说什么我都信?”靳珩深气在头上,丝毫没有考虑过自己说的话会伤到夏岑兮。
那一瞬间,夏岑兮的眸子寒了下去,心也跟着微微颤抖。
他还是那个靳珩深。还是那个自以为是,冰冷残忍的靳珩深。
她放在桌下的手也在颤抖,唇角抑制不住的发颤。明明心在滴血,却还是强扯着笑容的表情格外的怪异:“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为了离你远一些!我就是要再也见不到你,我这一次就是和李亦铭约好的,我们会一同去风投会,你拦不住,也没有资格拦!”
“你敢!”
话刚说完,她猛地站起身来,全无了吃饭的胃口,眼光之中带着哀伤,深深的看了靳珩深一眼之后,头也不回的回到了房间,狠狠地摔上了门。
阁楼处,马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靳珩深的眼眸也顿时暗淡了下去,右手狠狠的砸在餐桌之上。
他本来不是想这样的,本想好好和夏岑兮聊聊,让她在管理公司时多保护自己,出现问题了要找他帮忙。可是,自己的一时冲动,又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关于风投会,他也应该好好问问的,至少,绝不该冲动说出那些话。
今晚,二人又一次没有好好吃饭,眼看着饭菜凉了,靳珩深也没有再动一口。
火熱都市异能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素雲仙子-第三百一十章 誤會大了讀書
在餐桌之上,他愣了很久才起身,也同样回到了房间里。整个人直挺挺的陷入了大床之中,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
就在这时,一旁的手机响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秦筠打来的。
“喂,妈。”他的声音有气无力,实在提不起精神。
猛的听他这样的语气,秦筠有些反应不过来,微微笑着声音传了过来:“怎么,休息了吗,怎么这么无精打采的?不应该呀。夏岑兮没告诉你吗?”
“告诉我什么?”靳珩深唇角掠过一丝苦涩,他不敢告诉母亲自己刚和夏岑兮发生了争吵。
“哎呦,这丫头难不成还要瞒着你呀?”秦筠不知情,语气仍然轻快:“你张叔叔说想邀请我去法国看看,他那边要举办一个风投会,我想着我这一把老骨头了,就不折腾了,把这个名额让给岑兮,让她过去学习学习,你正好趁这个机会和他一起去呀,也可以增进你们之间的感情。”
听到这儿,靳珩深猝不及防,语气中充满了震惊,整个人也从床上弹了起来。“妈!这次法国的风投会的邀请是你给的!”
“否则呢,你觉得谁还能有这个能力拿到法国的邀请?怎么样,妈厉害吧!”秦筠语气中带着得意,心里为自己撮合了儿媳妇儿和儿子的感情而感到骄傲。
“……”
靳珩深一阵沉默,听着没有动静,秦筠的笑容也渐渐隐去。
“你们不会……”
“妈,你怎么不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