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重生女遇到吸血鬼 愛下-第一百四十章 我是誰相伴

重生女遇到吸血鬼
小說推薦重生女遇到吸血鬼重生女遇到吸血鬼
芈飘雪沉沉的睡了两天,那丽一直陪在床前,她知道王亦舒肯定不会害芈飘雪,但是也不知道这忘情丹吃了,人会变成什么模样。
“那丽,去把小姐和未曦姑娘的书信烧了,我不想再有什么东西刺激到她,你也不准再提起从前的事,我希望她能够无忧无虑的生活。”
“是!王管家。”那丽把未曦给芈飘雪的信全部烧掉了,一个素未谋面的姑娘,居然能够让小姐差点失去性命,关于这个人的一切,就当从来没有发生吧。
“头好痛……这是哪儿?”当那丽回到屋里的时候,看到芈飘雪靠着床头半坐着,用手揉着额头。
“小姐!小姐您醒了?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您头痛吗?”那丽扶住了芈飘雪。
“你是谁?这是哪儿?”芈飘雪眼睛茫然地看着那丽。
“我是那丽呀,一直贴身照顾您的,您忘了吗?”
“那丽?我感觉名字有些熟悉,但是我想不起你是谁了,我这是怎么了?”
“小姐,您生了一场病,是王管家用药救活了您,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用不用我请王管家过来看看?”
“王管家……王管家是谁?我头有些痛,嗯……还有些饿了……”芈飘雪不好意思的说道。
“对——您很久没有吃饭了,肯定是饿了,小姐,您躺一会儿,我这就给您做饭去。”那丽扶着芈飘雪躺下,有些不放心,去向王亦舒禀报后去厨房做饭了。
“你是谁?你长得好帅呀——”王亦舒坐在床前,默默地看着芈飘雪,芈飘雪看起来有些虚弱,却也开始主动说话。
“我是你的师父,你这劣徒,居然把师父都忘记了,你得了一场重病,茶饭不思,我一直用药丸吊着你的命,后来给你用了一种新做出来的药丸,结果你真的醒了,来,为师再替你把把脉——”
王亦舒拉过芈飘雪瘦骨嶙峋的手,默默地替她诊脉,芈飘雪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睁大眼睛好奇地望着他,对于这样乖巧的芈飘雪,王亦舒有些不习惯。
“你是我的师父吗?那我跟你学了什么?还有,我是谁?我得了什么病?为什么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重生女遇到吸血鬼 起點-第一百四十章 我是誰
“脉象平稳,只是过于虚弱,慢慢会调理好的——你喜欢做胭脂水粉,所以就跟着我学了辨别花草,可能是刚刚醒来的缘故,慢慢你也许会想起一切,你的名字叫芈飘雪,从前住在别处,去年才搬到鲜花谷。”
“芈飘雪——鲜花谷——好美的名字,这里一定到处都开满鲜花吧?”
“是的,这里终年鲜花不断,还有一处樱花汤泉,是你最喜欢的,你最喜欢的东西就是银子,有一间库房专门存放着你的银子和银票,快点好起来,你经营的那些货物还等着你推出新款呢。”
“师父,我有点口渴——”
王亦舒起身帮芈飘雪倒了一杯水,扶着她慢慢的喝了下去。
“这水如此甘甜,我感觉自己好久不曾喝水了,喝了水嗓子舒服多了,师父,您对徒儿真好。”
王亦舒无奈的看着芈飘雪,这是一个全新的芈飘雪,已经忘记了爱恨情仇,他不知道该喜还是忧。
“小姐,粥做好了。”那丽端着一碗白粥走了进来。
“这几日都让她吃的清淡些,飘雪许久没有进食,尽量少吃多餐。”
“是!”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女遇到吸血鬼 起點-第一百四十章 我是誰讀書
“喂过饭服侍她躺下,你出来一下。”
“是!”
那丽服侍着芈飘雪喝了满满的一碗粥,她还有些意犹未尽,那丽却不敢再喂了,服侍她躺下,不一会儿,芈飘雪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是向你们提一下小姐的事,小姐差点丧命,是我用丹药救活了她,但是她把从前的事情都忘记了,我希望府里的人谁也不要提起从前的事,小姐问起,就说她是从别处搬来鲜花谷住的,包括那个未曦姑娘,如果有任何人提起,休怪我无情!”那丽走出房间,发现所有人都站在院子里,王亦舒用犀利的眼神看着众人。
“是!”
“那丽,泰安,你们从前都是跟着小姐的,如果胆敢对小姐提起从前的事,我定会让你们生不如死!我的手段你们是知道的,我最善于用毒,谁得罪了我……哼!”王亦舒眼神如毒蛇一般看着那丽和泰安。
“我们绝不会提半个字!”那丽和泰安吓得瑟瑟发抖。
“梨花,你继续负责管理货物生产,海棠,你和那丽一起负责照顾小姐,这几日她身体虚弱,一会儿我开个药膳的方子,你们一定要尽快帮她调理好身体。”
“是!”
芈飘雪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她不再像从前拒绝吃饭,现在胃口很好,任何食物都吃的很香甜,鲜花谷水果甘甜,日常的吃食也新鲜,只用了三天的时间,芈飘雪的脸就透出了红晕。
“我想出去走走,整日躺在床上,我感觉自己都快变成木头人了——”芈飘雪这次醒来,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现在的她偶尔会撒娇,还有些小任性,人也变得开朗起来,那丽暗暗抹了抹眼泪,这样的小姐想必是快乐的。
“小姐,我抱您去躺椅上呆一会儿吧,从前您生病的时候,每天我都抱着您出去的,您现在身子还虚弱,过几日我们再陪着您到处走走。”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重生女遇到吸血鬼 酒神仙-第一百四十章 我是誰推薦
“好吧,出去晒晒太阳也是好的,听听小鸟的叫声,看看鲜花盛开的模样。”
那丽抱着芈飘雪,海棠把椅子擦拭了一遍,又在上面铺上了厚厚的锦缎垫子,那丽轻轻的放下了芈飘雪,芈飘雪四处张望,从前她每日看的东西,现在都是稀奇的,就连飞过一只蝴蝶,也会引起她的惊呼。
“王管家,外面来了几个人,还有五皇子和赵三。”看门的老薛轻轻敲了一下门,走进王亦舒的房间。
“什么?五皇子?他在安息国怎么会回来?你可曾看错?”
“和五皇子在一起的还有三个人,看起来面色不善,五皇子好像是被胁迫回来的。”
“立刻通知所有的暗卫和护院,大家看我眼色行事。”王亦舒想了想,又拿出几枚毒药扣在手里,缓缓地向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