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仙婿在上 愛下-第三百一十章 西方來襲看書

仙婿在上
小說推薦仙婿在上仙婿在上
闻言,古扉一阵愕然。
可他终究是阵法大师,思维足够严谨,很快便意识到,秦良这一番话是正确的。
双盟有着足够大的压力,所以才能在极短时间内完成整合,便是想凝聚一洲之力,对抗来自西牛贺洲的威胁。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
古扉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古扉耳朵忽然一动,似乎在侧耳倾听什么,神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
秦良也注意到,会场之外,传来一个浑浊的声音。
有人倒在了会场之外,正被几名修士搀扶起来,低声交谈着。
事起仓促,这些修士与倒在会盟场外的修士交谈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屏蔽,所有修士都能运转神通,听到他们对话的声音。
只是声音大小,清晰还是模糊,那就得看各人修为如何了。
秦良的神魂受到重创之后,至今还没能恢复,发现声音要慢一些。
但这时候,秦良也分辨出来,倒在会盟场地之外的人,正是大道剑冢的剑主轩辕。
大道剑冢,在大周仙朝毫无疑问是执牛耳的存在,但剑冢的底蕴,放在整个南瞻部洲,却还是不够看,至少未挤到十大宗门的序列之中。
当然,尽管剑冢未能列入南瞻部洲十大宗门,但底蕴和实力,依旧不是能够看轻的,整体实力,在十大宗门之外的第二序列里,也属于领头的存在。
只是轩辕和大道剑冢,对这样的实力评价并不满意,这一次会盟,剑主并没有亲自到达会场,只是指派了几名长老参与了大会,自己则远游他方,准备等双盟结束之后,栽返回南瞻部洲。
秦良回到王畿之后,便从一些修士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不少人可是知道剑冢与秦良不大对付,都把剑冢此举当成笑话来说。
可此时……剑主却一身重创,回到了会盟场地之中……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秦良侧耳倾听着场外的对话,一颗心渐渐地往下沉。
可很快也有修士反应过来,以秘术隔绝了他们与剑主之间的对话,更多详细的信息,秦良却不得而知了。
可已经听到了信息,已经足够劲爆了。
剑主这一身伤,是他前往西牛贺洲游历途中所受到的重创!
他当时驾驭着一只仙鹤渡海,临近西牛贺洲的时候,却遭遇到了一支跨海舰队,舰队上的修士发现他的踪迹,便痛下杀手,数十名大能从舰船飞起,对他一路追杀!
亏得剑主一身修为强大无匹,又有天残剑如此至宝,最终也不得不耗尽天残剑中的剑气、灵性,斩杀了一名天仙境的强者,重创三名天仙强者之后,才得以逃命。
可逃命过程中,他也被西牛贺洲的修士以秘宝重创,为了给南瞻部洲各方势力示警,他不惜代价赶路,修为已经从天仙境跌落到了地仙境界。而剑主赖以镇压宵小,威慑强敌的天残剑,也在此战之中被毁去了所有灵性,剑主越阶挑战大能的实力,从此要大打折扣了。
这时候,周天子也已将会盟的开幕说完,他正要请逍遥宗的宗主说几句客套话,却忽然定力片刻,随后缓缓呼出一口气,说道:“诸位,就在刚刚,公孙宗主,无极仙师、董仲宗主传讯于本王……西方教丧心病狂,发举洲之力,攻我南瞻部洲!”
“啊?!”
盟会现场,顿时响起阵阵惊呼。
尤其是俗世的王朝权贵,听到这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多少是跟西方教有些关系的。
这些年来,西方教为了能在南瞻部洲传教,可是给他们送了不少好处,这些西方教的教徒,一个个和和善善的,性情敦厚,说话又好听,若不是传教之事,远超了他们的能力范畴,必须山上宗门同意才行,不然都早答应了这些家伙那并不算过分的要求。
西方教在南瞻部洲的俗世秘密传教,他们也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做个送水人情。直到这一刻,他们心里才惴惴不安起来,西方教或许有着更大的图谋,而他们,已经牵涉其中了。
“西方教好大胆子!”
与俗世权贵的想法不一样的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无数修士怒不可遏。
在他们看来,西方教竟敢有如此狼子野心,实在无法忍受。
只是随着周天子将所知的情报说出之后,会场便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西方教此次远征南瞻部洲,几乎是倾巢而动,散修、宗门修士打得头阵,俗世王朝大军紧随其后,第一批先遣军便超过百万雄师,已跨过大海,出现在了南瞻部洲的沿海!
幸运的是,西方教大军登陆点选择在西疆南瞻部洲的最西边,那里荒无人烟,曾是南瞻部洲妖族王庭,如今还盘踞着妖族的大小部落,还有无数西蛮部族,各大王朝,还有一定的缓冲时间。
不幸的是,跨越了妖族部落和西蛮,便是大周仙朝的领地,松岚城,赵天德,镇西军的老窝所在之地!
这也意味着,大周仙朝,将是西教进攻的最首要位置,成为了主要战场!
周天子的声音和面容还算平静。只是内心却早已喊苦不已。
大周仙朝才刚刚经历战乱,周楚之战,虽然大周最终获得巨大利益,可这些收益,根本还没有时间转化为实力。
不用说,若仅依靠此时的大周仙朝的力量去对抗西方教的进攻,根本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好在有双盟……”
尽管心底阴云徘徊,可背靠双盟,周天子内心终究没有太大的恐惧。
当然,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将会非常难熬就是了。
周天子慷慨激昂地发表了一番讲演,调动起了不少俗世君王同仇敌忾的心思,随后三大宗门的宗主,也纷纷站台说话。
与周天子不同,三位宗主都言辞简洁,归根到底就只有一个意思:汇聚起南瞻部洲所有力量,教西方教做人!
“来得这么快……”
秦良也在心底感慨:“这都是什么破事……”
他用力地拍了拍脑袋。
毫无疑问,战争会在松岚城一带最先打响,老丈人是不可能丢弃祖先打下来的地盘,肯定会带着镇西军死战到底,这也意味着,他根本无法置身事外。
“伊祧,你的宝库……还有多少宝贝?”
秦良摸着腰带,在心底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