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im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超品漁夫 txt-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 搭個窩棚住看書-7xcgg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事关他们父子的生命安全,殷东怎么可能心知肚明就够了?
重生vs書穿之千瓣魏紫
敌人,那肯定是要一棍子打死才行啊!
打从前世他跟文子一起被追杀的时候,他就明白,敌人,只有死掉才是最好的。
诸葛青云是太师祖的唯一侄子,就不能死吗?不存在的!
殷东看向脸黑沉沉的老道士,笑道:“其实,我们蓝星的科技不错,生不出儿子,完全可以用试管婴儿来替代,诸葛家族的香火不怕断绝,像那位诸葛青云的重要性,也就没有自以为的大了吧。”
老道士黑着脸喝道:“臭小子,还不闭嘴!长辈的事,也是你拿来胡说的?”
“我没瞎胡啊!诸葛青……好吧,诸葛师伯的重要性,是体现在他为家族传承香火,可他都一把年纪了,比你都老,还没儿子,就不能再指望他传承香火,要另辟蹊径了。”
殷东是打不怕,被老道士暴打一顿,还是坚持把话说完。
他不怕死的提了个要求:“我的涡墟里带了建医院的人员跟设备,正好人都闲着没事,要不您让诸葛师伯睡一觉,再找个愿意给诸葛师伯生儿子的女人,在我师祖出关之前,我们先让诸葛师伯生个儿子出来。”
老道士喝斥:“闭嘴!”
殷东不闭嘴,继续说:“师父不要死脑筋嘛!只要我们帮诸葛师伯生出儿子,你清理窥天一脉,师祖就算生气,也不会气得太狠了。”
“滚蛋!”
老道士脸黑得跟锅底一下,一扬脏兮兮的袍袖,卷着几个小家伙,直接回道观去了。
顾文笑道:“东子,你把师父气跑了。”
殷东冲王岩一笑,问道:“胖子,你觉得师父是气跑了吗?”
喜憨兒
王岩抓着一块烤肉在吃,闻言,含浑说道:“气是不可能气的,大师兄的话,说到师父心坎上了,他就是表面上不肯承认罢了。”
砰——
从天而降一个巨大掌影,把王岩连同烤肉一起拍扁,惹得无良师兄弟们哈哈大笑。
“快吃,吃完了干活!”
金雞三啼 蕭逸
殷东笑道。
“干什么活?”王岩好奇的问。
“老骗子不带我们走,这表示窥天一脉目前不会接纳我们哥几个,我们不得找地方搭个窝棚住吗?”
殷东肆无忌惮的说完,把篝火灭了,让王岩清理场地,然后让厉铁军带路,找一个空地,让他们哥仨搭建窝棚。
厉铁军已经得到掌门传音,表情古怪的说:“掌门说,圣门之内,只要是空地,都随便你挑,想住哪儿都行。”
“掌门都关注我们了,还这么优待我们,感觉有阴……咳,不太对劲啊!”
没等殷东说完,顾文插了一句:“明显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啊!”
顾文被山门内飞出的一团雷光轰个正着,但这小子反应很快,碧桫树枝条激射而出,护住他的身体,同时把雷光收进古井世界。
“哪个混账偷袭老……”
没等顾文破口大骂,凌凡直接捂住他的嘴,冲着雷光飞来的方向,歉然说:“前辈恕罪,这俩二货就是口嗨惯了,并不是心存不敬。”
踏雪無痕伊難尋 曼雨煢然
北京往事 金林子
听他这么一说,殷东拉着顾文,朝雷光飞来的方向,躬身下拜:“前辈见谅,弟子一时口误,以后会注意的。”
来了圣门,肯定不能得罪掌门这尊大佬,尤其是在他准备跟窥天一脉硬刚的关键时候,必须要找盟友。
很显然,掌门是乐于见到他在窥天一脉兴风作浪,才会伸出橄榄枝的。反正掌门的支持,在目前而言,对他有益无害,他就接受掌门的好意,或者说,给掌门当刀吧。
虞美人之初唐煙雲 江南天闊
殷东在山门外闹这么大的动静,掌门并没有派人驱赶、制止,等于是表态了——老子支持你闹,把窥天一脉闹个天翻地覆,彻底清理干净最好!
凌凡也是一样的想法,率先向掌门道歉,却又不提掌门,只以“前辈”称呼。毕竟有些事情,就算是公开的秘密,也不要宣之于口,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
厉铁军看着身边新来的三个师弟,眼里透着羡慕嫉妒恨,想他临渊城少城主,成为圣门弟子,历代城主都是圣门弟子,可以说,厉家在圣门算是根枝蒂固了,可他从来不敢在圣门如此放肆!
是的,放肆!
这三个新来的师弟,简直太放肆了!
然而,他们这么放肆,却被圣门高层容忍了。尤其是殷东,那么大逆不道的话说出来,就连脾气最暴躁的诸葛青云,都没有露面。
换一个人,如此放肆,真不会被打死吗?
如今的圣门形势,他好像完全看不懂!
厉铁军心头惊滔骇浪翻腾不休,几乎跟梦游一样,带着殷东哥几个在圣门内转悠,寻找他们建窝棚的地方。
窝棚!
厉铁军又想吐槽了……殷东这几个混蛋绝对是故意恶心人,真的动手伐木,搭了一排窝棚,而不是选那些空置的洞府。
我是一具尸体
殷东没花费太多时间挑选住地,就在进山门不远的一片桃林边缘,就地取材,哥几个分工合作,很快搭了一排窝棚。
随后,殷东说:“凌哥,你那里还有便携式通讯基站吧,在窝棚里弄一个吧。我得问一下师父,叫我们过来的师叔祖是哪一位。”
神雷霸体诀 飞鼠
前夫,别来无恙
第二本尊 唯愛韻小麥
凌凡笑道:“少城主不是在嘛,你问他不就行了。”
话虽如此,凌凡还是动作麻利的拿出便携式通讯基站,在窝棚里安装调试。
殷东对厉铁军解释了一下:“少城主,我真不知道那位师祖是谁,两次看到的都是师叔祖的投影,我师父说是师叔祖,但没说名号。”
厉铁军失笑道:“殷师弟不用解释。还有,你们能叫师兄吗,别再叫少城主。”
殷东笑道:“行啊,厉师兄,等下还要麻烦你给我们带一下路。”
凌凡把便携式通讯基站安装调试完成,有了信号,殷东联系了小军:“问一下你师祖,喊我来的那个太师叔祖是谁,住哪里?”
小军在通讯器里喊:“师祖,东子叔问你话。”
老道士没好气的说:“就说师祖被气死了,什么都不知道!”
小军说:“师祖,你不能不知道啊,我还断了一只手呢。东子叔说,要找那位太师叔祖,给我弄一个星辰果,看能不能让我断手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