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va1m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兄弟,想你了 起點-第三百一十章 傻得很天真很可愛看書-r3909

兄弟,想你了
小說推薦兄弟,想你了
“来了,马上就来!”我脸上闪出一抹异样的神情,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
于是,我马上开了房门,四个穿着流里流气的男人直接走了进来,其中一个顺势关上了房门。
“我是合法公民,里面的是我女朋友,我们……”我不等男人们问话,先主动的说道。
“是吗?你说的女朋友说的可是她?”一个脸上肥肉横生,脖子上挂着一根银项链的男人,用手指着我身后问道。
我回头,这才看到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身后。
“是她!”我立马笑道。
“我?!”女人此时手指自己的鼻梁骨,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你说我是你的女朋友,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啊……”我假装惊呼。
“你啊个屁啊,你这小子,居然和我们玩这样的把戏,你想找死是不是?”项链男怒目圆睁,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很不真实。
“我不敢玩把戏,我只是和她偶然相遇,然后她说跟我过夜,所以我才和她来开房的,我们什么都还没有做,真的……”我显得有些焦急,试图努力解释。
“你还敢胡扯?就凭她这个身材和脸蛋,过夜会找上你这样的男人?怎么自己也不动脑子想想呢?”项链男突然一把搂住女人,笑哈哈的把手伸向了女人。
女人不仅不生气,反而把双手缠住男人脖子,笑眯眯的说道:“死人啦,怎么样?这个傻蛋还行吧?”
“我看行!够傻,傻得很天真很可爱,哈哈……直到现在他居然还没有看出我们是一伙的,哈哈……”项链男大笑。
我一听这话,心中确定这是中了人家的圈套,仙人跳!
“哎……”我叹息一下,郁闷的问道:“好吧,既然我够蠢被你们欺诈,我也认了。你们也是求财,而我也求个安全,你们说吧,要多少钱才肯罢休?”
项链男笑着走进我,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难得遇到凯子还能像你这样面不改色,看得出来,兄弟也是个明白人,我们做这行的也不赶尽杀绝,这个数,不能少一分!”
项链男用手指比划了一个二。
英雄联盟制造者
“两百?”我瞪大眼问道。
無限三國之群英重生
“刚还说兄弟是明白人,现在这个物价,两百块还不够哥几个一顿饭钱呢,两千!”项链男说道。
颠覆水浒之梁山我当家 月半疯
“两千?能不能再少点!?”我一脸苦瓜,别说是两千,两百现在对于我来说也是天文数字。
“你他妈的以为这是在菜市场买菜啊,还给老子讨价还价了。”项链男恶狠狠的瞪一眼我,把右拳握紧,怒道:“你再多嘴还价的话,信不信老子揍扁你!?”
“别!”我摆着手,装作一脸的惧怕。
“那赶紧把钱拿出来,还有,你和我马子现在马上躺床上去,老子要拍照取证一下,以防止你以后告我诈骗!”项链男对着身后的三个男人使个眼色,那三个男人立即摩拳擦掌起来。
那意思是要告诉我,不拍照的得武力伺候!
“大哥,你还要让我和你女人拍照留证,不要了吧?”我脸上全部都是惊怕,这个也很正常,任谁要被拍下这样的照片也不会开心得大笑。
“必须,没有条件可讲!”项链男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对自己的女人使个眼色,女人颔首一下,竟然当着我们的面开始脱着衣服。
“不要了吧?”我身子往后退一步,把身躯顶住墙壁。空间就这么大,前后都是死路。
“你也脱!”项链男命令的口吻不容丝毫抗拒。
我苦瓜着脸,内心却是一阵子狂笑。
“你愣在哪里干嘛,和我女人上床,抱着她做几个姿势!”项链男恶声恶气的说道,手中的手机开始转向了我。
“别拍,别拍!”我用手挡住自己的脸,身躯慢慢的躲闪着。
“哈哈,这个家伙还害臊,笑死我了!”其他几个男人大笑起来。
“呵呵……呀……”正躺床上摆姿势的女人,她的笑声忽然中段,换来了一声惊呼。
“啊……嗷嗷……”开始笑得最开心的项链男,突然捂住脸嘶嚎起来,手中的手机也‘啪’的一下跌落在地。
其他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花,各自的肚子上被一股大力狠狠砸中,哀叫声相继传了出来。
“啊啊……好痛!”我痛苦的捂着肚皮,身躯蜷缩在一起。
“嗷嗷……”五个男人全部一瞬间或蹲或躺的在那里比谁的叫声更加大,就像五个人同时被诅咒了一般的痛苦。
“你们……别吓我!”女人把身躯缩团成一堆,脸上全部都是惊恐,她搞不明白,本来都在大笑的人,为什么会一转眼全部都中邪一般的哀嚎。
“你你……”项链男神色痛苦中带着惊怕,手指着同样叫得昏天暗地的我,却是口中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我……我怎么啦?”我把身子直起来,脸上露出一阵得意的笑容。
“你……你……”四个男人皆都是满脸的恐惧,看着我就像看着地狱出来的魔怪。
“我怎么啦?我……我我个屁啊!”我把手掌一拍,目光转向了床上的女人。
“你……你要干嘛!?”女人再怎么样蠢笨,也明白了我不知使了什么魔法,让自己这边的四个男人全部瞬间失去了战斗力。如今我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立即觉得浑身都冰凉起来。
“我干嘛?你没有听到你男人让我抱着你拍照的吗?嘿嘿……”我面露银邪的笑容,使劲的搓着手。
“别……别这样!”女人是诈唬钱财的,如今看到被欺诈者真的要对自己动手动脚了,还真的吓到了。
风飞雪落爱未央 巴克
“哈哈……你们想玩我?还嫩着,玩仙人跳,你们找错了人!”我笑过之后,这才换上了一副严肃的神色,看向四个哀嚎的男人。
“大哥,我们错了,求你放过我们!”项链男眉头紧在一起,看得出来身体上的痛苦有多么的难受。
“说吧,是谁让你们来害我的!?”我依靠在墙壁上,舒适的把双手抱负在胸前,脚尖也颠动起来。
“没有,我们骗人而已,没有谁要指示我们来害你。”项链男摇着头否认道。
“你觉得我很傻是不?实话告诉你,在这个女人招手找我不久,我便知道她意图不轨。我为什么装着色急的跟着她来,就是要看看你们背后玩什么花样?”
我冷声道:“一般的仙人跳骗取钱财后,都是慌不折路的跑路,你可好,却叫自己的女人脱光和我拍照,要留下让我不能否认的证据,简直是好笑!”
“大哥,我们真没有!”项链男脸色大变,嘴里却依旧是不肯坦白事实。
“信不信我再施法术,让你们几个感受一下?”眼见项链男已经有了意动的表情,我紧绷着脸继续威胁。
“大哥,告诉他啊,他有法术的,开始我们几个被他一指,不都这样了吗?”另外一个同伙想起肚子上那股子被洞穿的疼痛,脸上有了惧怕,劝慰着自己的大哥。
“我……说!”项链男仿似下了很大的决心,如今的情况是,我从头到尾的把自己一伙人给耍了,人家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在玩仙人跳。最蠢笨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说吧,是谁要我的照片威胁我?”我一语道破玄机。这伙人要想拿我的证明,只是想把照片用于其他用途,这一点是很明显。
“我不认识他,他找到我们,说腾宇拉链厂有你这么一号人物。要我们和他合作,我们诈骗钱财的同时,他只需要我们拍下你和女人在床上苟/合的照片。那个男人,他先给了我们一千元定金,然后等事成再给我们两千。”项链男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你真的不认识他?”我问道。
寫手風流 雲天空
“真的不认识,我敢骗你吗?”项链男就差拍着胸口保证了,若不是胸口和脸上两处疼痛,他还真得信誓旦旦不可。
“我想问问你,那个人是不是二十七八岁,个子不是很高,大概矮我半头,有些消瘦,说话的时候总是显得心机很重?”我想到了一个人,也只有这个人,对于我假若被抓拍到照片的话,会有巨大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