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sxz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萬道神帝討論-第四百五十二章 捨近求遠熱推-cgx5z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
一处露天摊位上,星夜正在喝茶。
几百米外,是全副武装,搜查着进出人员的守卫。
摊主是个上了年岁的老人,看起来很和善,身边跟着一个五岁的孩子。
星夜的目光,一直望着城门的方向,等着赵本出来。
他去探查最新的消息了。
孩子上前问道:“大哥哥,你见过星夜吗?”
星夜表情微微一闪,看着这个小少年,心中生出了警惕。
小少年又问:“大哥哥,你见过星夜吗?”
他的眼睛很大,清澈又纯真,只是在询问,并没有试探的意思。
星夜微微一笑,不答反问,“为什么这么问?”
小少年说道:“因为星夜是英雄!”
星夜放下茶碗,“你确定?”
小少年重重点头,“嗯,他救过一对很普通的父女,为了他们不惜跟一座城池的城主战斗。爷爷说,这就是英雄!”
这里已是天阴帝国的边界,星铁城属于另外一方的边界,双方相隔很远。
不曾想,消息竟传到了这里。
就在星夜愣神之时,小少年又道:“如果大哥哥你认识他,能不能让我来帮帮我和爷爷?他是英雄,我们需要他的帮忙!”
星夜感觉很有趣,问道:“不知你需要他做些什么?”
“救我爹,他原先是这里的队长,带人去刺陵山绞匪去了,现在都没有回来。娘生病了,很想他,希望他能回来看一眼娘亲。”
小少年的眼神,变得黯然,低声道:“还有我。”
星夜有些动容,又问,“去多久了?”
小少年掰着手指头,道:“三年。”
星夜的表情又是一变,既然去了三年还没有回来,那怕是凶多吉少了。
绝品神医
超強兵王 劍無邪
“我爹没有死!我爷爷说了,茶馆开在这里,就能在爹爹回来的第一眼,看到他。”
似乎看出星夜的表情变化,小少年立刻说道。
星夜揉了揉小少年的脑袋,“你爷爷还真聪明,这样你就能在第一时间看到你父亲了。”
“大哥哥也觉得我爹爹活着对不对?”小少年的眼中,满是希冀。
“当然!”
星夜笑道:“肯定,一定,绝对活着!”
小少年立刻笑了起来,“爷爷,你听到了吧?大哥哥也相信我爹爹活着。”
远处,老人拿着一碗酒走了过来,放在了星夜面前,“小哥,别见怪,这孩子就这样,每次见到外来者,都会这么说。”
他的眼中有种感激,也有着酸涩与无奈。
这样的话,骗骗孩子可以,老人自然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星夜点了点头,接过了这碗免费的赔罪酒。
“老头,来壶酒!娘的,天天找那狗东西,他怎么可能跑到这里?”
一把带鞘长刀啪的一声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刚刚在远处盘查的侍卫队长,骂骂咧咧的坐了下来。
小少年看着那人,眼中闪过一抹畏惧,可更多的还是愤怒。
“嗯?”
侍卫有所察觉回头,看着少年,冷道:“小杂种,你在看什么?”
小少年等着侍卫队长,道:“我叫陈浩景!”
这是少年人的一种抗议!
“他妈的,还敢嘴硬!陈山的种,就是杂种!”
侍卫队长骂道:“老不死,赶紧拿酒,要不然拆了你这破店!还有,让这小杂种滚远一些,老子见他就烦!跟他爹一个鸟样,活该死得早!”
“我爹没死!”
小少年的眼睛红了。
“他妈的,还做梦呢?三年都没回来,死得骨头都不剩了!”侍卫队长骂骂咧咧。
“我爹没死,他还活着!他肯定会回来的!”
小少年带着哭腔喊道,这是他心中的执念。
“来了,来了,童言无忌,军爷莫要见怪,您先喝着,今天的酒钱算我的。”
老人赶紧拿着一壶酒,放在了桌子上。
“啪!”
张冲手拿刀身一推,酒壶落地碎裂,酒水洒了一地,当即破口大骂道:“你这老东西,还酒钱算你的?在老子面前装大方?老子就问你,这几年来,老子在你这喝酒,可有给过酒钱?”
“军爷,对不住,对不住,老朽年纪大了,不会讲话,我这就去拿酒!”老人赶紧道歉,“军爷在这喝酒,无需给钱!”
“嘭!”
张冲手掌一拍,桌子立刻四分五裂,“你这老东西,跟我玩心眼?是想提醒我没有给酒钱吗?告诉你,没有!不仅现在没有,今后也没有!”
“军爷误会了,我没有这个意思。”老人连连道歉,“军爷能来我这里,是小看得起小的,小店蓬荜生辉,哪能跟军爷要钱?”
老人连连作揖,不断道歉。
助理夫人:坏坏总裁请克制
“头,算了、。”
就在这时,旁边走来一位士兵,道:“好歹也是陈山的家眷不是?”
陈山是他们之前的头,只是一次外出任务,再没有回来。
张冲冷道:“就因为是陈山的家眷,老子才故意不给钱!”
他伸出了左手,少去了食指。
魔娶天香
“看到没有,这是那狗东西活着的时候砍掉的,老子只不过喝了顿酒,强行玩了个女人而已,竟然断了老子手指?”
皇家兔子
张冲怒气冲冲,“拿根鸡毛当令箭,断老子手指,你说老子能放过他?别说那狗东西已经死了,就算他还活着,老子一定会弄死他!现在,我留他们在这里,也是看得起他们。”
“大人息怒,息怒!”老人连连道歉,“是我们不懂事,还望大人见谅,这就给大人拿酒。”
那位劝说的士兵说道:“头,不管怎么说,飞拓大人也经常光顾这边。万一,我是谁万一……”
士兵的话没有说完,但是一句飞拓,似乎令张冲清醒了一些,他冷道:“你是在用飞拓压我?”
“不敢。”对方赶紧抱拳。
“那就滚一边去,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不用执行任务吗,不用找星夜那狗东西吗?有闲心来管闲事,看来任务还是不重。”
面对斥责,士兵赶紧抱拳,向着远处退去。
星夜一直坐在那里,其实不用猜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这种蝇营狗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现在他也终于明白,为何小小少年要找星夜,要找一个英雄相助。
爹生死不明,娘亲又生了病,爷爷在这里摆摊,却有人三年来不给酒水钱,小酒馆能够维持到现在,或许就是执念所在。
张冲看着这对碍眼的爷孙,平日间找些麻烦也就罢了,显然还不敢直接杀了二人。
看着孩子眼中毫不掩饰的仇恨,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于是看到了星夜。
星夜坐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还不滚?”
张冲看到星夜,于是把火气撒在了他的身上。
老人见状,立刻解释道:“军爷息怒,他就是一个过路客,只是来喝茶,这就走,这就走。”
然后老人歉意的看着星夜。
星夜看得出老人的为难,放下一枚金币,就要离开。
就在这时,那陈冲忽然说道:“等等,我看你有些面熟,像极了我们寻找的嫌烦星夜。”
星夜看着陈冲,道:“军爷是不是认错人了?”
老人也是吓了一跳,赶紧说道:“军爷,那星夜可是了不起的大人物,怎能来我们这偏远之地?”
说话的老人,立刻拿出两枚金币,就要往陈冲手里塞。
“你这老东西,是打发要饭的吗?”
陈冲一挥手,老人的几个金币,被打落在地。
他手握带鞘长刀,走到星夜面前,“立刻拿出一百块星玉,要不然我就看你像那星夜,立刻问斩!”
星夜闻声笑道:“这未免太儿戏了吧?”
陈冲眼中闪过一抹冷意,“儿戏?不,这叫王法!”
接着,他挥了挥手,道:“来人,我找到星夜了。”
作为一个队伍的队长,陈冲的话自然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伴随着这一语落下,众人纷纷向前而来,然后包围了这个地方。
“他就是星夜!”
陈冲指着星夜,冷道:“速速拿下他!”
一众士兵的表情,都是十分的尴尬,很明显这根本就不是星夜。
这就属于栽赃了。
“头,这……”
先前说话之人,有些为难。
“哼!”
陈冲冷哼一声,道:“诸位,我知道你们不信,但你们看他,贼眉鼠眼,跟那星夜肯定是蛇鼠一窝,只要把他抓回去,严刑拷打一番,还怕找不到星夜?”
陈冲也知道,这样的栽赃,实在难以服众,于是退而求其次,决定把他当做星夜的同党,先抓回去。
一众士兵,都有些为难,不过貌似这么说,也没有什么问题。
“他不是星夜,星夜是英雄!如果他真的在这里,一定会杀了你!”
就在这时,那小少年忽然开口,“你是坏人,几年来喝酒不给钱,还总是欺负我爷爷,就因为你当初是我爹爹的下属,你做错了事,我爹爹惩罚了你,所以你怀恨在心!”
小少年的话,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令在场所有人脸色都是大变。
老人赶紧跪下求饶。
这是陈冲一生最大的耻辱。
陈冲的眼中,闪过了森冷杀意,“坏人?哈哈!这个说法倒是有趣。”
他缓缓的拔出长刀,刀光森冷无比,他盯着前方的小少年,“先前我没有听清,敢不敢再说一遍?”
“头!”
其他人见状,脸色都是一变,赶紧出声。
“此事,与你们无关,真要有事,我陈冲一力承担!”
陈冲手握长刀,冷冷的盯着小少年。
“你是坏人!”
小少年的眼神,无比坚定,盯着陈冲,丝毫不惧。
老人跪在了地上,连连的磕头,同时让少年道歉。
少年丝毫都不低头,倔强道:“他就是坏人!”
陈冲笑了,笑容之中带着几分狰狞,“很好!我无意间发现,竟然有人勾结星夜,这就是叛国!而叛国,就是死罪!”
说话的同时,陈冲眼中闪过一抹杀意,长刀向着小少年斩去。
“不!”
老者惊呼,眼中满是悲痛。
小少年眼中没有惧怕,只有仇恨,“你是坏人!爹爹回来,一定不会放过你!”
少年的表情,无比坚定!
可在众人看来,这就是傻。
刀锋落下,眼看着就要掠过对方的脖颈,忽然有着一个白皙的手掌,挡住了刀锋。
带着强大气息的刀锋,遇到手掌之后,却纹丝不动,再难以下行一寸。
老人扑到了小少年面前,把他搂在怀里,眼中满是后怕。
其他的士兵,则是震惊的望着前方。
这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青年,竟然用手掌挡住了刀锋,这需要什么实力?
“上一辈的恩怨,没有必要牵连到小辈吧?”
星夜看着陈冲,道:“更何况,你已经白吃白喝了几年,又何必咄咄逼人?”
陈冲尝试着抽出长刀,结果没有成功,正在气头上的他,怒道:“来人,此人胆敢对执法者出手,斩立决!”
话语果断,且铿锵有力。。
但大家都没有动。
他们只是一介守卫,这种可以赤手空拳挡住兵器的存在,绝对不是他们所能对抗的。
“你们想要造反吗?”
看着众人没动,陈冲怒道:“信不信,明天一早,就让你们全部滚蛋回家?我的后退,想必你们都清楚吧?”
众人无奈,一步步向前,其中一人硬着头皮道:“好汉,随我们走一遭吧。”
陈冲闻声怒道:“他是狗屁的好汉?立刻拿下他,他是跟星夜勾结在一起的叛军!”
听着对方咄咄逼人的语气,星夜打算出手。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我说,这样你都能忍?”
赵本从后方走了过来,“这跟你杀伐果断的性格,可有些不否啊?”
“你是什么东西,难道你是……”
陈冲看到赵本,话还未曾说完,就有一道光芒出现,直接掠过了对方的手臂。
“噗!”
陈冲的一条手臂,直接飞了起来。
“啊……”
陈冲惊恐大叫,“你……你竟敢……”
只说了几个字,噗的一声,另外一条手臂消失了。
转眼间断了两臂,这让其他人心神大震,纷纷向后退去。
要知道,陈冲可是星辰境,也算是一方强者,可是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断了双臂,那来人得是什么境界?
没了双臂的陈冲,再也嚣张不起来,他强忍着疼痛,看着赵本,像是在看一个魔鬼。
神通渡世 小僧湛然
“继续啊?”
赵本淡淡一笑道:“在双腿没有消失之前,你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陈冲赶紧摇头,惊恐的向后退去。
“看来,你也有怕的时候啊?”
赵本无奈的叹息道:“知道,为什么对你出手吗?”
他自问自答,“因为你长了一双狗眼,堂堂护龙使星夜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可你这双狗眼,竟然说我们勾结星夜。舍近求远,你说,你该不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