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fab0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討論-第十九章.你還是回靈山閉關去吧看書-r3kzo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孽畜!住手!”一声厉喝从天边传来,正是见形势不对,匆匆赶来的惧留孙。
然而孙悟空根本理都未理,脸色一厉之下,瞬间便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金箍棒,棒身绽放出刺眼金芒,凌空就是一棒砸在了身在半空无力闪躲的土行孙脑门上!
轰!
一声空爆,空间都被孙悟空这一棒抽打得扭曲成了旋涡状,半空中顿时爆溅出漫天的血肉碎末!
土行孙尸骨无存!
当惧留孙赶到场中之时,只看到了那漫天的血雨,一瞬间,他连脸上那副‘慈悲佛面’都维持不住了,面容狰狞到了极点,看着孙悟空的目光,恨不得要将他吃了一般。
色痞超 臭刚
狂狼傳奇
“你这妖猴!竟敢如此狂悖凶暴!贫僧出言喝止,你还敢逞凶?!”
孙悟空转头,脸色如常的瞥了惧留孙一眼,嘴角之上慢慢勾勒起了一抹冷笑。
“这土行孙,在俺老孙被压在五行山下之时,对俺肆意羞辱咒骂,甚至用鞭子来抽俺老孙的脸,俺老孙若是不宰了他,又有何面目称作齐天大圣?!”
“好好好!”惧留孙怒急,“你这妖猴,看起来仍旧是野性难驯,今日吾便将你扒皮拆骨,抽魂炼魄,让你堕入那九幽之下,永世不得超生!”
孙悟空闻言只是冷笑,也不说话,好整以暇的看着惧留孙。
被压在五行山下的这五百年,孙悟空可不是一点长进都没有,至少,他已经学会了思考,并后知后觉的看清了很多东西。
就比如他当年那场大闹天宫…现在想想,处处都是破绽,每一件事情上都透露着诡异。
可怜那时的他,还被蒙在鼓里,只以为天庭不过如此,玉帝,太上这等高高在上的神圣,也同样名不副实,所以他才要与天齐,要做那齐天大圣。
武墓 孤獨漂流
然后,在他最志满意得之时,噩梦就开始了,先是被天庭擒拿,刀劈斧砍,水淹雷击,扔进八卦炉中焚炼,后来又被如来佛祖翻掌镇压到了这五行山下…
原来,都是骗俺老孙的!哪吒骗了俺老孙,玉帝骗了俺老孙,如来也骗了俺老孙!
一切都是设计好的一出戏!
直到被压在五行山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熬过了这五百年后,孙悟空才想明白过来了,原来…他真的就只是一只被人牵着鼻子走,随意戏耍的猴子!
謀殺官員1·邏輯王子的演繹 紫金陳
再到惧留孙与土行孙找到他,与他说起西行之事的时候,他大致上已经能理清脉络了,原来如此。
虽然他仍旧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西方灵山会如此设计他,非得让他去那什么大雷音寺取什么鸟经,但是他很清楚一点。
他在西方灵山的谋划中,是十分重要的一环,否则的话,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佛们,又何必如此苦心积虑的来算计他呢?
仙姑追愛
毕竟他这个齐天大圣,在那些人眼里,恐怕不过就只是一个让人生厌的猢狲罢了,若是没有特别的目的与谋划,那如来佛祖恐怕连看他一眼都会嫌多余!
所以他只是对惧留孙无言冷笑,因为他知道,惧留孙只是无能狂怒罢了。
或许他免不了要吃一番苦头,但是若不宰了那土行孙,孙悟空他就算脱离了五行山,又有什么意义?
五百年的时光,的确已经消磨掉了他很多的凶狠气焰,也让他认清了很多东西,但是要让他像条狗一样任由打骂侮辱,还要向他人摇尾乞怜的话…那他还不如当初就直接死在八卦炉里呢!
看着孙悟空脸上的冷笑,惧留孙不禁怒火更胜。
“看来今天,必要让你这妖猴知晓一番规矩!”
惧留孙怒声说道,手臂一抬,便放出道道流光朝孙悟空飞袭而去,正是他的拿手法宝,捆仙绳。
爆笑王朝
见惧留孙暴怒出手,孙悟空眼中的神色也瞬间冷了下来,紧握住手中的金箍棒,便是一棒挥出…
毫无疑问,孙悟空终究还是败了,看得出来,惧留孙投靠西方的这些年,的确得到了不少好处,一身修为,比之封神大劫时更加精深了,几乎已经半步踏入了成道的大门。
砰!
澍颢右倾
被数条捆仙绳死死捆住的孙悟空重重的砸倒在了地上,任凭他金刚不坏,一身搬山填海的巨力,也根本挣不开。
惧留孙目光冷厉的看着犹自冲自己咬牙怒视的孙悟空,说道:“今日,便让你尝尝看,吾之手段!”
就在他将要出手惩处孙悟空之时,一道淡淡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
“惧留孙佛,这孙悟空乃是天定的取经人之一,你如此做法,怕是不妥?”
惧留孙眉头一皱,瞬间转过身来,正见陆植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一旁。
早點鋪子
“真武帝君。”惧留孙眯着眼睛看了陆植一眼,问道,“却不知帝君来此作甚?难不成还是为这妖猴求情来的吗?”
陆植笑道:“惧留孙佛这话就有些奇怪了,这西行取经一事,亦是玉帝大天尊的旨意,并指派朕来处理此事,朕自然有过问管理之责。”
“至于为孙悟空求情一事…朕需要向你求情吗?”
惧留孙闻言,脸上不禁涌上了一抹怒色:“帝君此意,是在侮辱贫僧吗?!”
“惧留孙佛,消消气,气大伤身…你误会了,朕可没有侮辱你的意思。”
“不过你此举,的确有些欠妥当,想这孙悟空乃是西行取经人,却是不能因惧留孙佛你的私心怨愤而随意处置,不然不是因小失大吗?要顾全大局啊。”
惧留孙面无表情的说道:“这妖猴,如此残暴凶狠,一棒打杀了贫僧弟子,难道贫僧还不能惩治他一番了吗?”
陆植说道:“虽然惧留孙佛你的话看起来的确有理,但是朕却觉得,此事也不能完全责怪孙悟空不是吗?毕竟你那弟子此番受这劫难,不也是咎由自取吗?”
“你!”惧留孙言语中不禁带上了几分厉色,“帝君,你今日,是一定要包庇这妖猴吗?”
不合格的大魔王 壹夢黃粱
见惧留孙已经有了几分撕破脸皮之色,陆植索性也淡淡的回了一句:“朕既然被大天尊赋予了管理西行之责,自然是要尽职尽责的。”
“朕觉得惧留孙佛你如今满心的私心怨愤,已然是动了嗔念,当要提醒警示惧留孙佛一番,以免堕入了魔障。”
——————
这场西行,陆植与惧留孙分别被玉帝与如来赋予了引导管理之责,但却又互相对立,双方的立场也不同,自然免不了争端。
毕竟若是能完成这场西行的功德,事后自能得到天道奖励的功德气运,对于两人今后的道途的好处不言而喻。
所以无论是陆植,还是惧留孙,自然都想着要将对方给排挤出局,而这一次争端,虽然是由孙悟空引发出来的,但实际上也是不可避免的。
区别只在于,早晚而已。
而这一次,对陆植来说,无疑是个好机会,毕竟他早就想将惧留孙给踢出局了,只是一直未找到合适的时机而已。
而如今正是时机正好,若是能再趁机把孙悟空给争取过来的话,就更好不过了。
惧留孙显然也猜出了陆植的心思,脸色一番变换之后,看向陆植的目光中已然带上了几分暴戾之色。
“帝君今日到此,恐怕不止是为了这妖猴吧?恐怕还是专为贫僧而来的吧?!”
有妖氣 挑燈夜奔
陆植摇头叹气道:“哎…惧留孙佛,你如今却是已经深陷魔障而不自知了,朕觉得,你还是赶紧返回灵山,闭关清修上个百年,消磨戾气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