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wvu5優秀都市言情 《重生逆流崛起》-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現場相伴-11j5i

重生逆流崛起
小說推薦重生逆流崛起
剪辑人人音乐馆的表演录像,然后放在人人平台或者电视台音乐频道上播放,同样也是一众宣传手段。
这年头,音乐节目还不像移动互联网或者自媒体时代那样层出不穷,基本上每个人都是制作者。
而昨天陈楚在人人音乐馆演唱的片段,自然也被剪辑,那些唱片音乐公司,则是想要从陈楚手中拿到“庐州月”版权。
不过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虽然当时因为中午,人人音乐馆的大厅光线有些昏暗,以至于录像片段有些不够清晰,但看到唱歌的人是谁后,人人音乐馆那边的剪辑师吓了一大跳。
如果十几年后的观众,看到这段录像的话,恐怕又会出现一个大型双标认亲现场,刚开始播放时,无数人会弹幕吐槽这片段太模糊、一看就不是什么明星,唱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人都能上台去唱了,跟专业水平差远了。
但当镜头拉近看到陈楚的面孔时,弹幕瞬间会出现一片“家父”的词汇,评论区里也会出现一段,“虽然视频很模糊,但是也能从朦胧中感到这就是家父”的评论。
对于人人音乐馆得剪辑师来说,当剪辑那段录像时,就是同样的感受,刚开始时感觉就是剪辑一个普通,甚至业余水平演唱的歌曲,歌是不错,但唱的一般般。
可当看到陈楚的面孔时,剪辑师的态度就立刻变了,虽然感觉这应该不是真的,但也不敢再剪辑下去了,更别说把片段交给那帮唱片和音乐公司了,开什么国际玩笑,一顿饱跟顿顿饱他可是分的清的。
—————
而且以人人音乐如今在国内音乐行业的地位,除非这剪辑师以后,是不想在这一行混了,甚至是影视行业也别想混了,那他可以随意把这录像片段往外传。
这段录像很快就到了人人音乐总部和傅子国的手中,傅子国刚才打电话过来,就是询问陈楚要如何处理“庐州月”的版权。
仅仅一夜,庐州月的各种翻唱版本,就已经出现在了各大音乐平台之上,尤其是人人音乐上面,收听人数最高的那个版本,更是超过几十万试听,评论也超过万条。
如果这首歌是其他人唱的,那是其他的处理方式,这么多翻唱的,版权也卖不出什么高价了,最多就是几万块卖给哪个歌手,成为属于这名歌手的歌曲之一,让他增加名气。
但放在陈楚身上,那就是另外一种结局了,只要人人音乐那边放出消息,这首歌的版权属于陈楚,那整个国内全音乐平台都要第一时间下架这首歌,没哪个音乐平台愿意为了一首歌得罪陈楚,更别提那些音乐网站大都盗版人人音乐网,不告那些音乐网站,那是人人音乐不追究,一告那些音乐网站铁定关门!
不过陈楚并没有太过在意这首歌的版权,只要不收费,不用这首歌盈利,陈楚随意那些人折腾了,反正他这个“原唱”版本,也根本不怎么样,放十几年后,这片段放出去,估计也就能收获到这演唱者多财多亿,平亿近人之类的评价,看这视频的人,连业余两个字都不会写了,满脑子都只有“亿”个字。
两架从燕京飞过来的飞机,也降落到了岭南最大城市的机场上面。
影视大盗 秋镶壁涧枫
刀疤刘、周斌还有两个秦长青派过来的人,再加上带过来的人,足足几十号人下了飞机。
这几个小时的飞程,刀疤刘和周斌是相谈甚欢,不同于那两个秦长青派过来的大院子弟出身的人,周斌出身差了许多,又有意跟被人称为陈楚头号狗腿子的刀疤刘交好,未来还指望刀疤刘在陈楚面前,给他美言几句,所以两人自然能谈到一起。
一下飞机,那两个秦长青派来的人,睥睨了一眼周斌和刀疤刘两人,说了一句,“别给我们添堵就好了!”
铁血山
说完,乘坐岭南当地来接两人的车扬长而去,周斌知道这两人的出身,放在燕京虽然不敢说是衙内之类,但除过秦长青、曹胜利等人能压的住他们,周斌根本凑不到两人跟前去。
刀疤刘也没意见,接两认得那辆车上面贴满了各种通行证,车牌还是K字头开头,而且这几年他见得人多了去了,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活法,刚才那两人态度是不怎么样,但他们也是一道来岭南这边给唐家处理麻烦的,刀疤刘自然不会添堵。
而且就算退一步,那两人最多也就看刀疤刘不顺眼,想要像前几年一样,随意就把刀疤刘给收拾了,那基本上做梦,所以两边最多是互相不顺眼。
荒欲星球
蛇有蛇道鼠有鼠道,那两人离开之后,周斌和刀疤刘一对眼,周斌看了一眼时间,又看了看跟在刀疤刘身后的蒋根舟等人,“刘老板要不要一起?!”
武神歸來 黑調逝殤
恐怖电台
唯我極道 小道1501
“我就不打扰周老弟了,”刀疤刘摸了摸锃亮的大光头,“我们干的这活是脏活累活,就不打扰周老弟了,办完事大家一起回燕京,到我俱乐部那边,好好喝几杯!”
看着满脸笑容,似乎要表现出慈眉善目的刀疤刘,周斌总感觉他是要吃几个人助助兴一样,“刚好我这边晚上还约了几个人,就先走一步了!”
说完一摆手,同样一列车队开了过来,将周斌给接走,这些年,虽然周斌远在燕京,但做包打听、掮客,可也有了自己的渠道跟人脉,在燕京他是跑腿的不假,可出了燕京他也多少是有点人脉的,更不提他这次还能借陈楚和秦长青的名号办事。
看着其他人都走了,蒋根舟带着十来个满身纹身的彪形大汉,看着刀疤刘问道,“哥,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周斌和秦长青派来的两个人,要么有人脉要么有关系,他们可都是人生地不熟的,现在连去哪里落脚都不知道,蒋根舟不知道刀疤刘为什么不跟着周斌一起。
拿出一根雪茄,想起来这会没人看他装碧,刀疤刘又给换成了烟,给蒋根舟等人都扔了一根。
狠狠抽了一大口,刀疤刘这才向着蒋根舟说道,“你懂个屁,这可是陈董交代下来的事情,跟着周斌干嘛,我们这么远来一趟,就给他打下手?”
刀疤刘可不傻,如果脑子不灵光的话,他也不可能上岸,如今做的是风生水起,跟着周斌或者秦长青派来的那两个人,是能省不少麻烦,但那样就当个跑腿的,回去后他怎么在陈楚面前抬的起头。
捏了一把拳头,刀疤刘向着周围看了一眼,“咱们这次来,就是痛打落水狗,等着周斌他们干完,咱们再出马!”
说着刀疤刘也拿出一部Onyx智能手机,用胡萝卜粗的手指头拨了一个号码,蒋根舟真怕刀疤刘把手机屏给安戳破了,他们就凉在了机场,那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甜蜜熱戀:校草的專屬丫頭 隨心
周斌到了市区的大酒店中,已经有十来位在当地有不小名气的老板,等在了那里,这些人都前前后后去过燕京,不少都通过周斌的介绍,在燕京有过投资。
“周总,好不容易来一趟我们岭南这边,我们做东,这次一定要好好玩玩才行!”这几个当地的老板,对于周斌都很是客套。
卡卡重生帶系統
酒过三巡之后,这几人中得一个老板,向着周斌试探的问道,“周总,我们这边可听到消息,您这次可是大显神通,连快要破产的岭南精密和唐家都给拉了回来!”
“是啊,”另外一个当地做建材生意,占了当地木材一大半生意的老板,也羡慕的说道,“这次唐盛廷真是走了运,他那家岭南精密的市值,现在都翻了好几倍,市值都快到八亿了!”
这真的是称得上抢钱了,从燕京回来,岭南精密继续暴涨,几天前还差点破产,市值跌的快不到一亿了,现在足足翻了八倍,就算是抢银行都没这么来钱快。
几人都看着周斌的神色,原本他们感觉周斌在燕京是有些关系,但这次做的事,确实是让他们这帮人大开眼界,谁都认为肯定要垮台的唐家,竟然硬生生起死回生,而且还让岭南精密的市值暴涨,这次操盘堪称鬼斧神工了,别管到底谁投资的唐家,唐家去了燕京先找的是周斌,这就足够了。
周斌眼皮子抽了一下,他没想到这还让他碧格涨了,可唐家哪里是他拉回来,到现在,周斌要再不知道易支付投资部和燕京发展银行,为什么投资岭南精密,那他脑子里估计装的都是水泥了。
机械纬度 静默无声刃
陈楚这次让他来岭南,就足以说明一切了,要不是因为唐雪灵,陈楚估计现在都没想多搭理他。
“客气了,来,干一杯!”
周斌也没有否认,只是举起酒杯,向着几人干了一杯,然后向着几个当地的地头蛇说道,“我这次来,确实是有些杂事要处理,还希望各位能够帮我一把,当然这份人情我周斌牢记于心,事办成,说不定各位也能拿到一些东西!”
回到酒店房间,周斌用热水洗了一把脸,又喝下去了一大杯浓茶,总算是让他酒劲散了过去。
寻踪1
要说对岭南熟悉的,还是这帮地头蛇,真真假假大大小小的传闻,没人比他们更清楚了,听到周斌打探唐家还有唐家那帮对手,这几个地头蛇还有些许犹豫,但当周斌承言这次欠几个人一个人情,而且还“暗示”,这次是燕京那边有人要替唐家出手,几个地头蛇瞬间就没有了犹豫,还有些蠢蠢欲动。